这一年,天灾人祸,命如草芥,国运昌盛,关己何事,诸事淡定,各安天命。

还是先说工作嘛。必竟这是再就业之后的新一年。

本来以为到了这个新单位,可以幸福地安度晚年。每个月约一两篇旅游稿,就能顺利混过一个周期。但是竟然遇到画报社改制,杂志改版,麻麻杂杂的,喊我这个没得摄影水平的人负责摄影板块,每期都要写一个著名摄影家,还要做些杂事,关键是还要跟另一拨编辑部的人一起做,经常是弄来扯起,频频遭遇JP。

一年之内,我好像写了16个摄影家,见识了四川著名摄影家的种种风采。不可说,不可说。

自己觉得有几篇写得还是可以,估计是遇到了我喜欢的风景。下回发一篇上来给各位看哈。其他都是应景。好处是混到了好几本精美的摄影画册,年底还有摄影家给我送挂历之类。

 

接下来是感情。

感情嘛,都给闷逗了,我们相依为命哒。每天回到家,都有她在门内迎接,喵喵地叫着等我开门。我吃饭她就在桌子上蹲着看我。我绣花她就跑到我腿上睡觉。我睡觉她就跟着我上床。我半夜起来上厕所,她也跟我一起去,还经常躲在黑暗处使绊子,冲出来抱我的腿,吓我……有人表扬我拍闷逗拍得好,那是因为有感情嘛:)

其他,例如爱情,没得。感觉过了思春这个趟趟儿了。理想目标还在,还是很早就被师太灌输的形象,高大,身材好,会得接吻,懂生活情趣……知道现实生活不可能,但乐得不愿放弃。

其他,例如友情,认识了不少朋友,有趣的是多数都是朋友的朋友,兜兜转转,又在一起。遗憾的是,始终做不到像最早最老的朋友那样。

 

最后汇报生活。

今年耍的地方不多,但是都比较有意义。首先要提的当然是终于冲出中国走向世界,但由于种种原因,一伙就冲到非洲大陆去了,远了点儿。埃及,遥远的神秘国度,从小就向往的金字塔与尼罗河,虽然是跟团,但还是有一种全新的感觉,走马观花也是一种到达。

阴差阳错的,新单位竟然按我工作的年限给了我10天的年休假,感觉是一笔意外之财啊。因为在以前的几个单位,都是按在本单位工作的年限来给年假的,最长的也就5天,这次赚到了。所以年假下来的第一周,我就去了青岛,一直想去未成的地方。

一个人,租一辆车,在青岛起起伏伏的老街上随意骑行,或者沿着滨海路一直骑到八大关,在烧烤一条街上吃烤扇贝,喝当天送来的黑啤,撑到不行,蹒跚着走回青年旅馆,一座建在山顶的天文台。这样的日子真的很舒服,虽然只是短短的四天,终究换了一种心情。

回了几次重庆,各有各的理由和同伴。

五月跟游摄队的自驾车去了雅江,体会是年纪大了,恐怕不适合自驾这种需要体力的活动了。

打球还在勉强坚持,骑车基本已经放弃,年过四旬的中年妇女还跟着一帮80后90后的小伙子去飚车,确实有点跟不上趟了。

麻将活动恢复得不错,找回了一点点手感,依稀有了当年在华西时驰骋麻坛的风采。

十字绣仍然是我的最爱,今年完成了好几幅大作,又开了无数新P。一直思量着去把作品裱出来,好久开个绣展嘛,有没得人来赞助喃?

家庭基本建设有了长足的发展。添了衣柜,重新布置了家具,收拾了不少地方,保持得还算整洁。身外之物还是太多,需要整理。厨房添了陶瓷炖锅,炖过几回蹄花汤。

零零总总,又是一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