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mage

换一种说法就是人的欲望是不可战胜的。

因为日积月累下我终于把胃吃坏了,所以深有感慨。不仅是肠胃的毛病,任何生理上心理上的疑难杂症没有例外都是纵欲导致的恶果。有一顿没一顿饥一顿饱一顿、一顿当两顿两顿合一顿的——胃,溃疡了;革命小酒天天有革命小曲天天唱的——肝,硬化了;左拥右抱殚“精”竭虑的——肾,衰竭了……总之,食欲、性欲、贪欲、功利欲、享乐欲、窥视欲、毁灭欲林林总总,不一而足,总有一个扳倒你。第一时间内我把病情广而告之,收到的首条短信来自在饭桌上建立了多年深厚革命友谊的饭友,回复只有四个字:苍天有眼!

唉……确实,除了活该,还能说什么呢?

人都是欲望俯首帖耳的忠实奴仆,这一辈子都被它驱赶着疲于奔命。要吃饭、还要吃好饭,要过自己的小日子、还要在别人眼中活得光鲜靓丽楚楚动人。好吧,就算你把欲望降低到更低的标准,可佛都说了,人生有七苦:生、老、病、死、爱别离、怨憎会、求不得——哪个你能躲得了?归根结底,人活着一切痛苦和烦恼都是因为欲壑难填,也就是马斯洛所谓的五个层次的需求得不到满足。所谓需求,就是欲望。

 

城市是欲望的集中地,所以人人都往里边挤,聚集的人越来越多,汇聚的欲望也就越来越大,就像几十吨重的巨型装甲车气势汹汹地碾过手无寸铁的城市人群,但是每个人还是趋之若鹜。欲望是先于善恶的,因为早在人类产生是非观之前就它就已经存在了,是一种本能,没有好坏也没有高低级之分。但或多或少我们都害怕它,怕大脑最深层的鳄鱼脑控制了大脑表层的人脑,怕兽性控制了人性,怕肉体和灵魂被欲望碾得齑粉不留。

最近两个月每天下班都会在中山公园坐一坐,早上要是起得早也会溜达过去,看老头老太们挑扇子舞练太极拳。老太太跳扇子舞特有意思,每次伴奏唱到“不动不摇坐如钟,走路一阵风”最后一个字“风”的时候,几十位阿姨就一齐扭头“啪”一声把绸扇甩开,眼神特犀利,动作特整齐,那是相当的可爱。周末偶尔还有人搭台唱南音,虽然听不懂,不过还很有feel的说。七月份回家呆了一段时间,吃完晚饭跟着我妈还有姨姨到公园的广场上跳舞,她们跳我就坐在旁边发呆。跳舞的都是些中老年朋友,广场上只有最简陋的音响和灯光,没有激光更没有人头马,伦巴恰恰狐步一支接一支,虽然脚上可能是夹着人字拖,但每个人脸上都是参加国标邀请赛的神情。然后想起很小的时候有一次在乡下外婆家看露天电影,还是少儿不宜版的聊斋。一人搬把小板凳坐到晒谷场,当银幕上勾搭白面书生的狐狸精开始脱衣服了,列席的男女老少个个屏息聆听,连一旁闹腾的小孩都消停了。长这么大看了无数场电影,但印象最深的一次莫过于此。

心态的不同是城乡之间最大的不同。在农村,春天播种,秋天收获,农作物的生长是缓慢而有序的,这一年是丰收还是欠收,多半还得看老天爷的脸色。所以,农村人的欲望也是平稳而清淡的,你不能说它好还是不好。城市则不同,它就像一个巨大的股票市场,狂喜、狂怒、悲伤、愤恨、欲哭无泪、追悔莫及,一切人生百态都可以在极短暂的时间内一览无余。至于像我家那样位于城乡结合处的小县城呢?应该算个过渡区域,没有城市的繁华但更有机会看到外面的世界,少不了心理失衡,但又免不了或发自内心或装模作样地摆摆姿态。


很多人都说,厦门是适合生活适合养老的城市,可能是因为这座人丁不算太兴旺的城市还保留着一些比较朴实的价值观——准确来说是一种“小富即安”的价值观。鼓浪屿、南华路、环岛路上开着不少挣不了几个钱的咖啡馆和家庭旅馆,其中还尽是些深藏不露的艺术家或辞了正经营生的知识分子阶层,拔高了说,可以算是为这个一元化社会提供了另外一种可能的生活样本。这是一种独特的城市性格,也因此包括易中天在内很多人觉得厦门不够大气,目光短浅。确实,小小的厦门很难容下鸿鹄之志,志向远大的人们不会留在这样一个机会少、市场小、物价又高的地方。

以前在皇达上班的时候,下班经常到莲坂外图耗时间,因为有够大,天天去转悠也没人嫌你碍眼。每次从外图出来都习惯玉树临风衣袂飘飘地往天桥上站一站,四望灯火通明,桥下车流不息,衬上明发广场的闪烁的摩天轮——别说,在这种时候关心国计民生还真是相当的应景。看看这周围,全是比我还要亭亭玉立的巨幅广告牌,再仔细一看,还尽卖房子的,当然间或也有卖高端手机名牌包包之类。在学校时候我就想过建议有关部门把广告学统一改称欲望学,无论从学术的角度还是从应用的角度考虑都比较接近本质。因为广告的要害就是通过商品的造型色彩配合声光电效果煽动人们的欲望,让你按捺不住掏钱消费的冲动。本来就是纯粹利用人性弱点、或者说利用别人的欲望来满足自己欲望的勾当,何必再绕“广而告之”这么大一弯。

可是,这座城市还有很多流浪汉,年老的年少的残障的健全的,他们的欲望在城市中没有得到满足。接下来我要开始引用名人名言了,因为这些话非常经典,凭我的智商说不出来,是一个叫埃利亚斯的冷门作者写的一本冷门社会学读物《个体的社会》,中心思想我概括一下是这样写的:人们接受为功利而奋斗的形式和以此相应的行为态度,而且还把它们看做自然的。因为在社会的价值序列里,所有这些都享有很高等级,为个人赢得荣誉、尊敬、掌声甚至崇拜。然而人们也会因此而犯错误,原因在于,由如此这般的社会构架提供给个人奋斗的成功机会,相对于具有这种奋斗欲望的人数而言,少而又少。这让那些深陷其中的人觉得,它根本就是人类的永恒问题。绝大多数竞争参与者都将是竞争的失败者。在未能赢得所求的苦涩中,他们一天天衰老,却远远未实现年轻时为自己定下的宏图大志,只好抱残守缺。与前者那种实现了人生意义的感觉形成对照的,是后者的普遍失败,没有意义和一事无成、沮丧和罪恶感,甚至是生命毫无意义的情绪。

说到这里我要澄清一下,常有人误会我是不是看书很多,其实不是的,只是我看过的书都喜欢拿出来说一下因此造成了误解和错觉。而且看书也不是因为我好学,而是因为需要排遣郁闷情绪,看书的频度越大说明我越焦虑,最疯狂也是我最抑郁的时候曾经创下记录,连续一个月每天看至少300页的一本书,看完立马连书名一起忘记——这是一种心瘾,跟抽烟、喝酒、吸毒、纵欲的道理是一样的,只是因为我生来就没有特立独行的性格和旗帜鲜明的个性,贪生怕死胆小怕事,所以选择了一个对身体危害最小看起来也最无可指责的方式而已。书、烟酒、毒品、性的作用其实是一样的,它们都让大脑分泌吗啡,用来抵制焦虑、抑郁情绪,并没有高级低级之分,就好比说妓女,从中国的苏小小陈圆圆到希腊的莱伊斯和勒拉,哪个不是内外兼修,给嫖客制造肉体的快乐与精神的放松愉悦是一名职业妓女的双重职责,方式不同但殊途同归,最终的目的都是为了刺激嫖客的大脑分泌出更多的脑内吗啡。

忽然发现扯得太远,话题回不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