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 想 过去可能是我刻意让自己变得有些太天真 简单地接受别人的好意 简单地厌恶一些人 不谄媚 不讨好
想起一个人 会开心 会笑 以为自己是个公主 这样子 傻了这么些年

即使是在社会这个大环境中不得不做自己讨厌的事情,我也幼稚地想要在自己的后花园有一块不受别人影响的自留地。
事情就是这样的了,这天下没有真正属于自己的空间,甚至没有给自欺欺人留下一丁点的余地。
控制不住情绪,
那一刻,我从心里期望,我要是疯了,就好了。我要为自己坠上无数的伤痕,只有疼痛,不需要思考或是痛苦。

睡了一整天,不吃不喝,做各种各样的梦。
爱的,恨的,快乐的,悲伤的。
醒来以后,发现已想不起过去的日子里所有的快乐或悲伤。
只剩下两个自己在身体里,不停地,决斗。

谈感情,或者爱情,在现在看来对我已是奢侈。
我透支了所有对于辨别情感真伪,好恶的能力,变得是非不分,变得怀疑。
我情愿相信一切都是假的,
我愿意用我的所有来换取一个真相,
说,
一切都是假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