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是兰堡马格拉山山顶的一处缓坡带,在进入山腹一边的拐角。在这里,有风,能让登山的人自然驻足,况且能看到伊斯兰堡城市全貌。俯瞰城市,绿色海洋中的白盒子扔得到处都是。有限的十来栋高楼像十来只垒高的积木。城市像一个庞然机器轰轰隆隆,在耳边低吼,另一边是松涛迈脚过来。天空洗过般湛蓝发亮,落日的余晖打下来,落在脚前,为雨后的黑色松土镀上一层旧铜,这倾斜的厚重的灌注持续,好像大地真是一个迟滞的酒杯。这时候,我突然记起,童年也就是在这样一道道扭身而下的光束中,被卷满泥土的裤管下的小脚丫一个个踩走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