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岁的小玫瑰语言丰富,能说会道。我们俨然往闺蜜的方向奔。她最喜欢我说“帮妈妈一下”、“帮妈妈做点儿事”,一准乐颠颠地做小帮手。她也喜欢问东问西,什么都好奇。有时候,正在痛哭流涕,还能问句:“这是什么呀?” 这让我想起干妈格丽丝儿的总结,“童童一哭起来就是眼泪哗哗,说停就能马上收住。” 我说我家闺女有这个天分,哭,那可是收放自如。不走题了,还是说说她逗乐儿的事吧。

1、我正在客厅忙活,她一个人走到房间,突然大叫:“妈妈,快来快来,看看,这是什么!” 听她那语气,我直乐,这不完全是我的语言么!我跑去一看,地上躺着一个飞蛾的尸体。我故意大惊小怪,直呼小玫瑰爸爸来看看。小玫瑰爸不明就里,看完立马抓张纸巾就给收尸了。小玫瑰还不罢休,继续问:“这是谁踩死的?” 小玫瑰爸只好解释说,飞蛾自己撞墙撞死的,还演示了下如何撞墙,把小玫瑰乐得嘎嘎滴。

2、我陪她在社区中心玩,做一些小手工。她突然想回家了,估计是犯困,看着我还在忙活手工,问:“妈妈,你搞好没有?” 我正玩得起劲儿,让她等一下。她过了一会儿又问:“妈妈,你搞好没有?我想回家。” 貌似她容易混淆宾语的“我”和“你”, 但主语的“我”和“你”那是用得一点儿不含糊。最常说的就是“我自己……”。

3、下午,我们又一起出去玩了,小玫瑰爸说这是星期天下午的family time. 我们在一个小树林旁边的游乐场荡秋千,挖沙。我和她一起在沙坑里玩,她总是被我的玩法吸引过来,然后霸道地要我让给她继续我的项目,我不让,她很气愤地说:“我自己玩下,妈妈不听话。” 有这么不讲道理的么? 我拿着桶到一边去,刚进行一半,她又来了。我故意不玩挖沙了,去荡秋千。她又跟过来,央求我和她一起玩。我边晃着秋千边说:“我不和你玩了,你总是搞破坏。” 她立马回顶:“我也不和妈妈玩。”  我继续晃秋千,她站一边想了一会儿又出新招,说:“我来推妈妈。” 这我同意。接下来的一幕就是,我坐在秋千上轻晃(我也不敢真荡),她站在我后面一下一下地推我。旁边玩的一对父子心底或许在想,还有这么不不着调的老妈。荡了一小会儿,她又问:“妈妈,你荡好没有?”。我说:“还没荡好。” 她不干了,要我把她放进旁边的婴儿秋千架里。这不还是达成她的愿望,一起玩,呵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