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译:玖羽 (PSS皇立音乐教团)[/u]】


对歌词的说明:

1.带下划线的词,,实际须念成下划线后( )中的词。如:乐园(Elysion),念作Elysion。

2.歌中的念白,用黑字表示。
  歌中的唱词,用深蓝色表示。
  歌中作为背景声的唱词或念白,用黄绿色表示。

  极少数有二人对唱的部分,用其它两种不同彩色表示。

  玖羽 2006.8.22
---------------------------------------------------------------------
演出:

作词•作曲•编曲:                   ——Revo

主唱•女性念白:                    ——Aramary

假面男人ABYSS:                     ——Jimang (#1,3,4,7,9,11)

女高音和声:                      ——Miyoshi Harito (#3,4,8,11)
---------------------------------------------------------------------

01.
EL的乐园 [→ Side:E →]

我……大概这一辈子都不会爱她吧……
然而……她的存在……对我来说却有着特别的意义……
为什么呢……因为那生下来的女儿的名字……在很久以前就已经定好了……

——于是……乐园的门扉不知第几次被打开……

(Elysion, who ah... Elysion, who ah...)

白色的大地 绯红的血滴 描绘出的轨迹 是罪孽的路标
古旧的金币(Coin) 在手中紧握 匍匐地拖行 那男人笑了

仿佛盘旋着 浮现在眼前 可爱的笑脸 马上就能看见
如同向无限的尽头 伸出手一般 那手扶上门扉

——于是……他的现实朽腐了……
(Come Down to the Elysion)

少女每一次 轻轻地咳嗽 胸口都在疼痛 春天逐渐远离
裹着破烂的被子 依然做着梦 知晓爱的日子 温暖难忘

仿佛睡觉一样 缓缓沉入 可爱的世界 的水底
如同在梦幻的尽头 挥着手一般 那门扉打开了

——于是……她的现实碎散了……
(Come Down to the Elysion)

喂……爸爸 要是在乐园里的话,会有怎样的花在开着哪?
喂……爸爸 要是在乐园里的话,会有怎样的鸟在唱着哪?
喂……爸爸 要是在乐园里的话,这身体就不会再痛了吧?
喂……爸爸 要是在乐园里的话,我们就永远在一起了吧?
喂……爸爸……

敲打窗子的夜风 急促的吐息 微暗的房间 欢快的谈笑
空虚的月光 白色的吐息 微脏的房间 双膝瘦弱的少女

多少次反反复复地问着 对“乐园”无尽的兴趣
啊……少女已经看不到了 那横倒在身旁的尸体……

“喂,爸爸”
“怎么了,EL?”
“你知道明天是什么日子吗?”
“是世界上最可爱的女孩子的生日啦”
“……我想啊,在生日的时候有画册当礼物就好了……”

(Cross Talk)……男人的梦想变成残酷的现实
(Cross Talk)……少女的现实变成幽幻的梦想
(Cross Talk)……男人的乐园变成永恒的深渊
(Cross Talk)……少女的深渊变成刹那的乐园

…爸爸—— 要是在乐园里的话,会有怎样的恋情开着哪?
喂……爸爸 要是在乐园里的话,会有怎样的爱意唱着哪?
…爸爸—— 要是在乐园里的话,这心中就不会再痛了吧?
喂……爸爸 要是在乐园里的话,我们就永远在一起了吧?

喂……爸爸 要是在乐园里的话,会有怎样的花在开着哪?
喂……爸爸 要是在乐园里的话,会有怎样的鸟在唱着哪?
喂……爸爸 要是在乐园里的话,这身体就不会再痛了吧?
喂……爸爸 要是在乐园里的话,我们就永远在一起了吧?

喂……爸爸……

(Elysion, who ah... Elysion, who ah...)
(Elysion, who ah... Elysion, who ah...)

--

02.
Ark

“只有她……才是我的Alice吧……”

“——在伪装成盆景的牢笼之中 将禁忌的海马体(器官)加工
 成为自大而又无能的造物主(神) 就是你们的妄愿……”

...Love wishing to the "Ark"

崩溃 那是持续着孕育的季节 二月里下雪的日子 『妹』(Soror)的记忆(梦)

“引导我们向乐园而去的方舟 将悲哀的灵魂从大地上解放
 现在就赐给祈求救赎的你以Ark”
「被称为Ark的东西」(它)在月光下闪耀着银色的光芒……

那冰冷的言辞之雨 将回忆背叛
幸福的两人 在无法获得永恒之前……

“喂……为什么变了啊? 明明是那么地相爱”
把眼泪换成微笑缓缓靠近 手里握住「被称为Ark的东西」(Knife)

——爱憎之方舟(Ark)

“来……回到乐园去吧,哥哥……”

因果 那是操纵在手中的丝线 六月里下雨的日子 『兄』(Frater)的记忆(梦)

被自己相信的那个人背叛的少女
逃入的乐园是被称为信仰的疯狂
向新世界中展翼飞翔的自我暗示
明白的觉醒是被称为恶化的凶器

最后的瞬间(时刻)中重复的 是扭曲的爱之记忆
脆弱的精神(心灵)不堪重负 那一天欺骗的话语……

无法约束无可挽回地堕落 被刻骨蚀心的思念焚烧
交欢的伤口深刻而又甜蜜 诱向毁灭之中……

——悖德之方舟(Ark)

“来……回到乐园去吧,哥哥……”

试验体#1096 通称『妹』(Soror)将同为
(Soror with the "Ark", Frater in the Dark)
试验体#1076 通称『兄』(Frater)者杀害
(Soror with the "Ark", Frater it's Dead)

病例编号(Case Number)12>
过度投射型依赖导致走入死胡同的模型(Model)
亦即“妄想型方舟依赖症候群”(Ark)

无限地接近着成为同样 回忆宛如那疯狂的幻想
竭尽所能地亲吻着嘴唇 一点点从乐园远离流放
即使同样的心灵创伤(Trauma)互相重叠回响 但却无法再……

“——在伪装成盆景的牢笼之中 将禁忌的海马体(器官)加工
 成为自大而又无能的造物主(神) 就是你们的妄愿”吗……

那往昔悉心浇灌的花瓣 是宛如在黑暗中凋散般地凄凉
少女的声音低吟着“回到乐园去吧”……

...Love wishing to the "Ark"

监视官(Watcher)仰天长叹
理应失去的“左手无名指”(地方)空虚地痛着

——旋即把视线投回到监视镜(Monitor)的方向
啊……不知何时“假面的男人”站在了少女身后——

--

03.
EL的画册 [魔女与Lafrenze]

乐园的门扉是怎样打开的呢……

茂密繁盛的暗绿树林 令人不快的鸟的鸣叫
一片远离人烟的森林里 那个孩子被丢弃了

幸运吗……不幸吗……似乎是怕别人看见,这个孩子才被丢弃;而把她捡去的是
被王国放逐的独眼魔女 “被称为深红之魔女的”(Crimson之) Old Rose

银色的秀发 绯红的眼眸 雪一般洁白的肌肤
那个被捡回去的孩子 不知不觉地已经长成美得令人背脊发冷的少女了……

流转乃是万物的基础 而在流变之上时间亦然
在两个乐园之间巡回的故事 无人知晓的幕布被拉开……

(可恨啊……让我出去……救救我吧……)

“Lafrenze呀……千万不要忘记……”

微风吹拂银色的秀发 祈祷吧Lafrenze 为了死者……
薄薄双唇编织出的安魂曲(Requiem) 歌唱吧Lafrenze 在永远(永恒)中回荡……

吞噬时间的大蛇(Serpens) 灼热锁缚的轮唱曲(Canon)
疯狂盛开的曼珠沙华(Lycoris) 无法归去的乐园(Elysion)
烛火一旦熄灭 就会见到无可渡过的长河
将源头遗忘 拥抱着无尽无终的虚空(穹苍)……

亡者们的声音(Creature's voice)
“——可恶啊Lafrenze”……悲痛地呼喊着的不协和音(Harmony)
无止境的渴望(Un satisfied)
“——可恨啊Lafrenze”……诅咒怨恨的火焰熊熊燃烧

抱着虚幻的梦想 生者将彼岸的乐园寻求
而死者也 竭力想回到对岸的乐园
将他们分隔的流水 那深冷的冥府之河
女郎流下的眼泪 永远不会停歇
只是……使叹息之河的水位加增而已……

——把少女从恶梦中唤醒的 竖琴美妙的声调
眼眸哀伤的竖琴手 那英俊的青年名叫……

“Lafrenze呀……千万不要忘记……
 你是从那盘踞在冥府的亡者们手中
 守护这个世界的,最后的黄泉守护者。
 纯洁的结界,千万不要让它破坏啊……”

祖母已经不在了 双唇紧闭
吹过的风 知道寂寞的孤独
当他到来的时候 双唇开启
那得到的快乐 使誓言遗忘……

——那是
手与手互相碰触 瞬间的魔法
强烈的心跳 小小的银铃(Bell)轻响
眼与眼互相对视 瞬间的魔法
禁断的火焰 少女知晓了恋爱……

夺得了一就想要十 夺得了十更想要百
那火焰即使把他全身 烧尽也不会平息……

“Lafrenze呀……千万不要忘记……”

接受爱欲的Lafrenze 纯洁的花朵被摘下
不知爱憎的Lafrenze 将漆黑的火焰拥抱
他的手摸索着打开了 黑暗中野兽的牢笼
少女却因腹中之物 堕入冥府的奥深……

——逐渐接近的脚步声
终于(Orpheus)牵着女郎(Eurydice)的手 向黑暗的楼梯上跑去
但背叛了少女的代价 是残酷的诅咒之歌
啊……很快他就……他就要回过头来了——

是魔女变成了Lafrenze呢……还是Lafrenze变成了魔女……
故事走到了书页之外……

就这样……乐园的门扉打开了

--

04.
Baroque

“只有她……才是我的Alice吧……”

主啊,我杀了人。
是我,亲手杀死了那对我无比重要的女性。

回想起来,我从小就相当地胆怯。
所谓的“别人”,对我来说总是无比可怕的存在。

我认知中的世界和、别人认知中的世界。
我感受到的感觉和、别人感受到的感觉。

对于这种“不同”,我感到难以忍受的恐怖。
而那就和“拒绝”联系到了一起,我在冥冥之中也能明白。

即使是快乐的对话,我也害怕加入其中。
我完全不能理解,别人为了相互接近而显露的笑容。

干脆变成像空气那样就好了,我一直紧闭双唇。
而第一次与那样的我搭话的,就是她。

美丽的少女(人),温柔的少女(人)。
有着如月儿般柔雅的微笑,令人印象深刻的少女。

在起初的迷惑之后,我很快就喜欢上了她。
我在与她长久的交往之中,学到了许多东西。

所谓的“不同”其实只是“个性”,是人借以“认同”所谓“别人”的东西。
重要的并不是“相同的事物”,而是人与人之间的“互相理解”。

不过,只有一点,我和她是“完全不同”的。

疯狂的爱欲之火将我焚烧烤炙,痛苦万分。
我完全无法自已,因为我“已经爱上了她”。

我鼓足全身勇气,把情感全部向她告白。
然而,我的感情却被她“拒绝”了。
那时她说出的话语,是何等地悲哀。
我终于明白,那决定性的“不同”,其实是“无法理解”。

到此为止的记忆,很不可思议地,都十分客观。
她哭着逃开,而我则追了过去。
仿佛纠结缠绕一般从石阶上滚落,“性别倒错扭曲”(Baroque)的女郎们。
一边诅咒着爱情,一边从石阶上滚落……

这扭曲的心灵,这扭曲的贝壳,
我的红色珍珠也已经扭曲了吗?

我的告解并不指望得到谁的宽赦。
这罪孽的缘由,就是我和她之间的羁绊相牵。
这罪孽的深重,即使是神也无法宽赦吧……。

“那么,就让我来宽赦你吧……”

扭曲珍珠般的女郎,在扭曲之日逝去……(Baroque Vierge, Baroque zi le fine...)

——巨响的雷鸣 浮现的人影
不知何时在祭坛之后站立着“假面的男人”——

--

05.
EL的肖像

白色结晶的宝石 被风包裹着舞跃
雾凇之圆舞曲 遥远的湮灭的乐园

黑色瞳孔(眼眸)的少年 被风吹开的
雾凇的林荫道 深深森林中的废屋

少年见到了 少女的肖像画
“他”对那病态的白皙的 “她”一见倾心…

稚拙地写下的名字(Sign) 奇怪地扭曲的标题(Title)是
《于最爱的女儿Alice的第八个生日…》

——陷于极至颓废(Decadence)的幻想 永续编织的悖德的罗曼史(Romance)
为承负痛苦而诞生 是多么悲哀
第四道地平线——那乐园名为『ELYSION』

——于是……乐园的门扉不知第几次被打开……

终有一日少年会将他的“理想”(ideaL)寻求吧……
终有一日少年会将他的“匙孔”(keyhoe)寻见吧……
终有一日少年会将他的“乐园”(eysion)寻求吧……
终有一日少年会将他的“少女”(girL)寻见吧……

女儿也会成为母亲 然后再生下女儿的话
使人失去乐园的原罪 就永远往复循环……

开始的门扉与 终结的门扉的夹缝之间
相互靠近的『E』(EL)与『A』(ABYSS)——爱憎之肖像

触碰禁忌之物 多少次地陷入恋爱之中
相互寻求的『E』(EVA)与『A』(ADAM)——爱憎之肖像

终有一日少年会因(男人)而使自己丧生 少女会因(女人)而令自己身亡
在时间的荒野中徘徊的罪人们 在那里会将怎样的乐园建筑?

——不知几次被『E』(Elysion)的幻影魅惑 那是已然失去的『E』(Eden)的面容
啊……这美丽而荒凉的世界 又有多少幻想在其中奔走——

--

06.
Yield

“只有她……才是我的Alice吧……”

那女儿独自一人 不断播撒着种子
为不会改变的过去 为不会来到的未来

这无果的行为 你会嘲笑的吧?
这样的你 一定很幸福呢……

在积雪之下将春天等待 夏季过后就是那收获之秋……

长成…收获…它产下了果实(harvest harvest it yields fruits)
最迟来的收获…它产下了甜美的果实(la la, latest harvest it yields sweets)

只有一夜的话 温存(梦想)一下也没关系的
那对女孩来说 就算得到永远(永恒)了

这无果的恋情 你会嘲笑的吧?
果然你真的 一定很幸福呢……

在冰冷的夜里看到了梦 夏季过后就是思念的果实……

结果…收获…它产下了果实(harvest harvest it yields fruits)
最迟来的收获…它产下了甜美的果实(la la, latest harvest it yields sweets)

「3」…不安定的数字 「3-1」…标准的算式
问题并不在个体的性质 唯有…作为符号的数量而已
为了使世界安定下来 赶快把其中的哪个给排除吧……

为什么人们(人)恋爱了 却不能在合适的季节(时候)相遇?
啊……爸爸(Dad)……妈妈(Mam)

“——就算这样,我也想得到幸福……”

恋情 甜美的果实 鲜红的果实(Sweets, lala Sweets, lala 鲜红的Fruits)
要是摘不到它的话 就砍下来好了……
恋情 甜美的果实 鲜红的果实(Sweets, lala Sweets, lala 鲜红的Fruits)
啊……可那不是脑袋吗……

(La La La La La La La La La La La La La La La
La La La La La La La La La La La La La La La...)

两个(女人) 一个(男人) 其中最不幸的是谁?
落下的果实…滚动的声音 余剩的数字…排除的声响

「3-1+1-2」

——最后出现的是“假面的男人”
当他的身影消失之后 荒野上剩下的一人究竟是谁——

--

07.
EL的天秤

杀人……偷盗……诱拐……黑市……

——如同向恶魔
出卖了灵魂一般 为了金钱什么都能做
不问任何手段 那个男人只为达成目标
切实的现实 他需要金钱……

一直在持续倾斜的天秤 那左盘完全落下之前
为了使它升起 必须把金钱放在右盘之上……
就这样……这一夜,假面也在天秤上舞动……

仿佛被黑暗包裹 在寂静的夜中探求 眼与眼互相凝视
梦幻般(Romantic)的月光照耀 轻轻地将双唇重合 屏住呼吸……

慌张地逃跑 追逐的人们从身边跑过 手与手互相交握
戏剧性(Dramatic)的逃亡之旅 迷醉的两个人生(生命) 把爱献上……

再见了吧……(权力的走狗们手中方便的一张牌)
再见了吧……(卖掉女儿来买得至尊的位置)

身份不符的恋爱 明知不会被宽赦 (男)与(女)仍然互相寻求
嗜虐(Sadistic)的贵族主义踢开 从牢笼中逃脱 啊,那样的悲剧……

在命运的游戏盘(Board)上 寻求支配的力量 生与死的争斗
激烈(Drastic)的悼亡剧 可笑的人生 啊,毋宁说是喜剧……

再见了吧……(被金钱雇来的人背叛的世界)
再见了吧……(是外人就能不讲理地压榨的卑劣)

通往乐园的旅程 通往自由的船行 逃亡的尽头走到了岸边
扮成船夫的男人一打响指 黑衣的影子将船团团围住……

“回去的船资不用担心,已经预付了充足的数目。不过至于他,就在这里再见了吧”

“真可惜啊……”

“只要女儿能平安回来就好,佣人(男的)宰了就宰了也没关系”

伯爵眼都不眨地这么说道…… 装满金币(Coin)的口袋扔在了桌子(Table)上……

无论何时人类(人)还是一无所知才比较幸福
但却总向别人(人)尽可能地将全部事情问询
——为什么要走上毁灭的道路?

华丽的婚礼 幸福的新娘 命运女神中意的是怎样的脚本(Scenario)呢……
矫饰的婚礼 消失的新娘 毁灭女神无论怎样的破绽都不会放过……

啊……背后如火烧似地灼热 那男人伸手摸到了刺中他的什么东西
啊……看着手完全染成红色 假面的男人缓缓瘫倒在地上……

啊……在他背后站着那女儿 凝视着凄惨地在地上横卧的男人
啊……正在一边呼喊着什么 一边走向深深的黑暗之中……

——渐渐沉入意识的水底 依然焦急地抓住生锈的钥匙
门就在眼前了 不快点的话 再一点 再一点就能把女儿的约定——

--

08.
Sacrifice

“只有她……才是我的Alice吧……”

(Sacrifice, Sacrifice, ah... Sacrifice, Sacrifice, ah...)

天真无邪的笑脸 亲爱的妹妹啊
她是被神所爱着 只为幸福而生

自己一个人 就什么都做不了的可爱天使
无论谁都会去爱 我开始嫉妒那样的她

器量狭窄的我 没有必要怜悯……

“——我屈辱地想着,妹妹(那孩子)还不如当初就死了的好……”

(Sacrifice, Sacrifice, ah... Sacrifice, Sacrifice, ah...)

第二天妹妹 就发着高烧躺在床上
对不起神啊 那祈求只是我胡说的

忏悔被听求了吗 终于热度下去了
可接下来是妈妈 被病魔缠到身上

妈妈在临终之时留下的话……

“——妹妹(那孩子)和别人不一样,当姐姐的(你)要注意照顾她……”

(Sacrifice, Sacrifice, ah... Sacrifice, Sacrifice, ah...)

妈妈已经不在了 生活产生了变化
为了生计的我 从早到晚都在劳作

村子里的男人们 还是那样地温和
可村里的女人们 却愈发地冷淡了

日子虽然清苦 却有浓浓的温情在啊
“——相依为命地生活,这就是幸福了吧……”

可是为什么……会有这么残酷的事呢……告诉我,神啊!
妹妹(那孩子)得赐的 难道不是主送来的 神之御子吗?

——妹妹怀孕的事情被发现的夜里
村里的男人们互相交换着眼色噤口不言
我听错了吗?打破沉重静寂的是一声脆响
成衣店的女店主抽在妹妹脸上的耳光声……

偷腥的猫……还说什么“可怜的孩子”……这么照顾她……忘恩负义……

断片的记忆……判罪的骂声……
啊……这女的(人)在喊什么?真讨厌
世界剧烈地摇晃着 女店主紧紧揪住我,像是要把我扔出去一样……

被染成红色的视野 苦涩的泥土和生锈的味道 在头顶起伏的讨论 神父大人愤怒的声音

纯洁被…与恶魔的契约…灾祸之子种…圣母玛利亚…谁都应是加百列…用火焚烧……

“啊……恶魔不是你们这些家伙吗!”

——然而……妹妹最后只说了一句“谢谢”而已……

无情的话语 无情的作为 她受到的伤害难以言表
可即使这样却全都……她真是温柔……全都宽赦了呢……

“但是,我却绝对不会宽赦啊……”

“这个世界毕竟,只是乐园的代用品不是吗。罪孽深重的家伙们全都,一起归于灰烬就好了!”

——赤脚的女孩 脸上浮现出寒冰一般的微笑
摇曳的火光 “假面的男人”在它烧灼的黑暗中现出身形——

--

09.
EL的画册 [吹笛人与游行队]

那游行的队伍是从何处来的呢……

啊……这游行不管到哪里都在持续着……

(La La La La La La La La La La La La La La La
La La La La La La La La La...)

“哦,朋友啊!无罪的囚犯们啊,我们已从这名为世界的枷锁中解放。
 想来的决不拒绝,想走的决不宽赦。黄昏之葬列……欢迎来到乐园的游行!”

游行不管到哪里都在持续着 → 一直走向世界的尽头
前面那假面的男人吹着笛子 → 背向沉没的夕阳 (La La)
游行不管到哪里都在持续着 → 一直走向世界的尽头
少女正坐在男人的肩上歌唱 → 应和这笛子的声响

那是心中受到深深伤害的人 绝对无法抗拒的魔性之音……

“哟,朋友啊!不幸的邻居们啊,我们已从这名为世界的枷锁中解放。
 想来的决不拒绝,想走的决不宽赦。暂短之终焉……欢迎来到乐园的游行!”

游行不管到哪里都在持续着 → 一直走向世界的尽头
红发的女人像火焰一样舞着 → 背向沉没的夕阳 (La La)
游行不管到哪里都在持续着 → 一直走向世界的尽头
“令人厌恶的”(黑色)小丑被绞首的纹身在笑 → 应和那笛子的声响

那是心中养育深深黑暗的人 绝对无法违逆的魔性之音……

被笛子的声音诱惑 一个又一个人加入队伍之中
很快这游行的行列 就把遮住夕阳的地平线全部埋没……

譬如那信从着方舟的少女……
譬如那扭曲珍珠般的女郎……
譬如那错误地收获的女儿……
譬如那妹妹被牺牲的姐姐……
譬如那为星尘操纵的女人……
没有人能从假面的男人ABYSS那里逃脱……

“日安,可怜的小姐啊。欢迎来到乐园的游行!”

被笛子的声音诱惑 一个又一个人加入队伍之中
很快这游行的行列 就把背叛夕阳的地平线全部烧灼……

(La La La La La La La La La La La La La La La
La La La La La La La La La...)

啊……这游行不管到哪里都在持续着……

那游行的队伍将要向何处而往……

--

10.
StarDust

“只有她……才是我的Alice吧……”

在一起的我们 这样就在一起了呢 啊,幸福……

(StarDust)

别把女人当物品 她并不是可爱的“玩偶”(Doll)啊
——亲爱的你能明白吗?

那一丁点的自尊(东西) 也不是让你满足它的道具啊
——月夜中的“另一重人格”(Another)随意而行?

虽然勒住脖子 却不能下决心绞紧
——月亮(Luna)会使你迷狂吗?

这也没有办法 人家已经爱上他了嘛
——星星(Stella)为何使我迷狂如此?

赤红色的衣服(Dress) 赤红色的洋鞋(Heel)
赤红色的口红(Rouge) 赤红色的薔薇(Rose)
擦肩而过的男人们 无不回头看着……
左手里拿着花束 右手里抓着约定 疾跃的冲动 已不可阻止……

在一起的我们 这样就在一起了呢 啊,幸福……
你那白色的衣服(Shirt) 现在已是鲜艳的深红(Scarlet)
在一起的我们 这样就在一起了呢 啊,幸福……

“……即使是尘土也没有关系,总有一天它也会成为星星,闪闪发亮吧?看……我是多么闪耀啊?”

“美丽的星空”……那是女人娇艳的吐息
“比不上你的美丽”……那是男人甜蜜的低语
仰望夜空的恋人们 是常见的风景
循环往复的恋爱的模样 是细微的事情

将那样变化无常的时光 当作永恒相信
将那样无从确知的东西 当作命运相信
哭泣 欢笑 爱恋 憎恨
在那夹缝之中 从遥远过去而来的思念之光在飞驰

那些星星是永远不会毁灭的吗?
还是说,它们现在已经毁灭,只是发出的光辉还在持续呢?
在连光年都无法计算的遥远的尺度之前
人的一生只是刹那之中的虚幻也说不定……

——就是那细微的事情 该说是巧合吧
啊……所谓巧合地,让她看到了
穿着白色衣服的两人在一起幸福地漫步
他和从未见过的女人的身形……

在一起的我们 这样就在一起了呢 啊,幸福……
你那白色的衣服(Shirt) 现在——

“为什……为什么……为什么啊——!!”

与氧气接触的红色 迅速变黑
两人已永远地 不能合二为一的事实……

冰冻的银琉璃般的群星 仿佛要燃烧殆尽般地煌煌闪亮
在梦中看见失去的乐园 引导着我的“星尘之幻象”(The Light of StarDust)

——在过去的思念之光还没有被埋葬之前
孤独的亡灵就会一直在荒野中彷徨吧
女人的手悲哀而无望地伸向遥远的星尘
啊……握住了那只手的是“假面的男人”——

--

11.
EL的乐园 [→ Side:A →]

听到了什么人的叫声 少女睁开眼睛
被舒畅的风包裹着 飞翔在澄净的天空

是谁在……哭泣呢……

是我自己听错了吗?(对,所以就别管了)
不……不是那样的事(那,是风的缘故吗)
在乐园中应没有泪水(对,所以不要哭了)
因为这里就是乐园啊(因为这里是乐园啊)

在哪里……哭泣呢……

无论悲哀还是痛苦?(对,在这里都没有)
世界中满溢着幸福?(对,乐园就是这样)
在乐园中应没有泪水(对,所以不要哭了)
因为这里就是乐园啊(因为这就是乐园啊)

其实呢……我是知道的……

第四道地平线 那乐园的真实是……

荒凉的天空 枯萎的森林 花儿衰朽败落
腐坏的大地 堕向黑暗深渊的最深处……
那是EL的诞生 EL的痛苦 EL希望的结果
将安乐的睡眠寻求 带着笑容堕向其中……

"Ark"
托付给方舟的那些愿望们……

"Baroque"
扭曲的恋爱互相寻求融合……

"Yield"
一直在盼望着理想的收获……

"Sacrifice"
不管多大的牺牲都盲目地献奉……

"StarDust"
终于能够向星尘伸出自己的手……

不为自己周边的那四个“乐园”(EL)迷惑
径直堕下的地方,那里是“深渊”(ABYSS)

从何处而来 消逝在何处 一切都是谁的幻想(梦)?
完全没有注意伸过来的手 就这样堕入……
那是EL的疲倦 EL的悼念 EL希望的终末
将安乐的睡眠寻求 带着笑容堕向其中……

——陷于极至颓废(Decadence)的幻想 永续编织的悖德的罗曼史(Romance)
为承负痛苦而诞生 是多么悲哀
数度低鸣着被打开的门扉 第四道地平线——
那乐园名为『ELYSION』又名『ABYSS』——

--

44.

(*:全CD的音轨共45首,“44”为隐藏的数字。音轨12到43无声5秒,音轨45无声7秒)

“我回来了……EL……”
“欢迎回来……爸爸…”

只要那男人的妄念 永远孕育下去
被称为故事的历史 就会无尽循环吧

——陷于极至颓废(Decadence)的幻想 永续编织的悖德的罗曼史(Romance)
数度承负痛苦诞生的 第四道地平线——
它真实的名字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