城门冷,姑苏城外寒山寺,钟声阵阵。

已是新年,已是新城。

烟雨江南呐,未有白昼,却迎黄昏。白昼朝露,点点滴滴,浸湿行人衣。愈暮愈繁华,醉极知荼靡,小调轻弹,人称前朝词曲。

金缕玉衣红绡绫,颜色尽被雨打风吹去。

此番来,为故人。

故人当年别我去,磐石移,蒲草韧。古刹迟疑,似有风铃声。总角摸鱼儿,竹马绕床头,佛称红尘。青青乌云鬓,莹莹蛛吐丝。结发三千赠,故人心何忍?

且罢去,听任禅经颂空门。一地凡心,作甚菩提,不若公孙大娘剑器舞,琵琶弦内真。

城墙破损,杀声可惊魂,夜夜挑灯,秦淮难寐。

听说那时三千阵,如今无处知晓,三千尽何人。心知有你,罗汉阵怒目执棍。再听细雨伴柳絮,满天飞去消解当年恨。

白水波浪微,冲刷当年屠戮痕。渔人笠,乌篷船上蓑衣冷。

隔江醉汉,可有少年时?佝偻蹒跚泥泞影,却叫人不信,世上轮回。

既然无恨,何必寻痕,故人衣冠冢前,便是是人。紫金葫芦陈绍酒,佛门大戒古城头。双剑酣舞,破空凄厉,无心也懂离别苦。当年琴,今日剑,统统葬与。

美人不垂泪,少年不白头。江湖不回首,曲断烟雨喉。

#######

自海洋天堂起,下载了周杰伦的《跨世纪》。累得不行却发现自己点了这张专辑的循环,实在动不了没法切歌,听了一觉起来,竟然被这首歌入了脑。梦中翻断前朝词曲本,尽是水墨江湖儿女情。


乱世穷途,少年入空门,伤了少女心,青丝化白头。一个离了红尘,一个偏入红尘。多少年过去,连江山都已易主。当年的小姑娘随公孙大娘习得武艺,行走江湖。本想将一腔情怨报复薄情人,却才晓得,大军破城日,那人已经以身殉国。她一步步丈量苏州城,寸寸去寻故人痕。这烟花地挨不住战火,更挨不住寂寞。儿时的琵琶曲被笑作前朝烟尘,更无人知晓谁死守过城门。行到江边,见有人雨中垂钓,雨丝柳絮模糊了那人的面容,肮脏泥泞的背影更是与他半分也不同,可偏偏那么熟悉。既已无恨,是与不是又有何妨?今日来,只为拜祭故人。纵使只有衣冠冢,分不清究竟是谁,酒水入土,祭的就是心中人,心中情,心中恨。当年的佛门大忌,哪一样有不破的?今日方晓得,你入空门是错,我入江湖也是错。但今日之我非我,当年青丝白发,已经落不下泪,而那年的你永远是你,无心去寻。这便是江湖,多少柔肠百转儿女情长,都化作烟雨呜咽,一朝弦断,再不回头。

便是这样一个故事。似乎是被剑三的少林七秀影响了,也可能是被少林寺影响了。说起来,我还没能听清周杰伦唱的到底是什么。先找歌词来贴上吧,与梦中情景像不像,就不知道了。

繁华声遁入空门折煞了世人
梦偏冷辗转一生情债又几本
如你默认生死枯等
枯等一圈又一圈的年轮

浮图塔断了几层断了谁的魂
痛直奔一盏残灯倾塌的山门
容我再等历史转身
等酒香醇等你弹一曲古筝

雨纷纷旧故里草木深
我听闻你始终一个人
斑驳的城门盘踞着老树根
石板上回荡的是再等

雨纷纷旧故里草木深
我听闻你仍守着孤城
城郊牧笛声落在那座野村
缘份落地生根是我们

听青春迎来笑声羡煞许多人
那史册温柔不肯下笔都太狠
烟花易冷人事易分
而你在问我是否还认真

千年后累世情深还有谁在等
而青史岂能不真魏书洛阳城
如你在跟前世过门
跟着红尘跟随我浪迹一生

雨纷纷旧故里草木深
我听闻你始终一个人
斑驳的城门盘踞着老树根
石板上回荡的是再等

雨纷纷旧故里草木深
我听闻你仍守着孤城
城郊牧笛声落在那座野村
缘份落地生根是我们

雨纷纷旧故里草木深
我听闻你始终一个人
斑驳的城门盘踞着老树根
石板上回荡的是再等

雨纷纷雨纷纷旧故里草木深
我听闻我听闻你仍守着孤城
城郊牧笛声落在那座野村
缘份落地生根是我们

缘份落地生根是我们

伽蓝寺听雨声盼永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