培训之初,我每天走进班里,都用至少4种语言说早上好。这是驻外给我最初的收获。

  我始终认为,在央视过着舒坦生活还能选择驻外,必定是对工作有抱负,对生活有热情,对未来有梦想的人。   从培训开始到现在,我们已经不称呼身边的同仁为“同事”或者“同学”,而是称呼“战友”。一个谐音的幽默称谓却隐隐透着悲壮,也似乎只有如此铿锵有力的称谓,才能般配我们当下的壮士断腕和未来3年的披荆斩棘。   我们都是看到了远方困难重重的人,但是我们都选择了迎难而上。   每当远行前满怀雄心壮志时,都会想起顾城的诗:   海是自由的 他走过了许多寺庙 才获得了天空的颜色

imag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