先是我病倒,再是女兒病倒,最後太太病倒,連著三個星期,每個星期都有一個人病倒,究其原因,大家一致認為是我開了一個壞頭。

天可憐見,我豈是願意開這個頭的!

於是再究原因,認為是女兒每次一哭,便有人生病。我病的那天早晨,女兒沒來由地突然大哭,結果,下午我就病倒了。太太病的那天早晨,女兒又沒來由地大哭,結果,下午太太也病倒了。

看來,女兒似乎有預感家人要生病,所以先哭起來,表示傷心。

怎麼想,也只有這個解釋可以說得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