昨天,他对我说“我失业了”。口气很淡然,样子很疲惫。一时语塞,不知道安慰的话该从何说起。只能轻轻的抱住他,希望他能有哪怕一点的安心。我很知道他一路地坚持和辛苦。
        他的工作,像一条抛物线。昨天之前一直是抛物线的左半边,昨天之后折向了地面。一切仿佛又回到了最初开始的位置。是一种失望又像一种必然。这一种方式,一直被日子所钟爱。好与坏,它大方的买一送一。
        一段沉默后,他终于开口说道:就好像突然被打下了地狱,所有的一切都太好了,反差太大。 
        拍拍他的背,用力的抱一下,我轻声问道:你喜欢这一行吗?
        “喜欢。”
        “我觉得,你那么真心的喜欢,也就无所谓重新来过了。”
        “怎么能无所谓呢,再加上还有现实要考虑。”
        “因为你喜欢这一行,所以你可以不在乎重新来过;因为你考虑现实,所以你愿意重新来过。那么一切一定都会好的。”
        这样想是不是舒服很多呢?因为喜欢而做的,没有太多不甘愿的包袱;因为喜欢,就包容了缺陷,跟爱上一个人一样。既然日子没有给出这样安排的道理,不如就这样对自己的喜欢忠诚着,喜欢是不需要解释的理由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