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天  重庆妹子夜闯重庆大厦吓出一身冷汗
              香港老爷畅谈香港传奇笑得前俯后仰

我在楼下等小麦,其时已是凌晨一点多了,马路上居然还颇多人流,有单身女子匆匆走过,看打扮并不像凤姐,也许是加班晚归客吧。重庆大厦门口站满了黑人和阿三,个子都很魁梧,很有些骇人。我站得远远,省得惹麻烦。

等了好久,终于看到了小麦。她的车还没停,就有好几个黑人涌了上去。小麦吓坏了,只顾低着头拉着行李躲着黑人就逃,我一个劲地喊她都没听见,只好从黑人中间穿过,到她身边,她才看清是我,总算松了口气,跟我说经此一吓,有心理阴影了。

其实,这些黑人和阿三,只不过看起来比较吓人,并无实质性危害。他们也只是为了拉生意而已。我发觉自从非洲回来以后,对黑人的印象十分之好。

早茶依旧去的翠华,一来离重庆大厦近,二来我也懒。不过好像不合小麦胃口,她想像中的早茶是应该有蒸点的那种。被她这么一说,我也觉得奇怪,几次来香港,好像都没见过有卖蒸点的茶餐厅哎。后来问了才知道,蒸点只有在饭店里才有得卖,小茶餐厅是没有的。

饭后去逛了1908书社,没想到离重庆大厦如此之近,小小的门面,卖的书多是……你懂的。

书社里很冷清,这样也好,自在!老板娘很热情,给我们推荐这本推荐那本,我一看,书架上有不少书我都早已买过,于是对老板娘说,这本我有那本我有。老板娘苦笑,若都像你这样,我这生意便做不下去也。不过这里的书还真心不错,看中好几本,但这次实在拿不了,只好等下次有机会再来买吧。

看看到了晌午,和先生约了下午4点到他家的,时间还早,便朝着计划中的香港电影资料馆出发。

对香港电影资料馆闻名已久,可就是没有去过,正好利用这次机会满足一下我的小小心愿。从西湾河站下了地铁,略转过几个弯,在一条仿佛上海静安区的小径上,找到了电影资料馆。推开门,静静的,人也不多。一楼展示了有关黄飞鸿电影的一切资料,转了一圈,兴趣不大,便去往楼上。三楼是个像图书馆一样的地方,大家都安静地坐着,捧着自己喜欢的电影书籍阅读着。我们也徘徊流连在书架间,东看看西看看,正看得起劲,朋友来电说先生已从书展抽身回家了,嘱我速赶来。

赶紧起座,急急赶往先生家。小麦是第一次见先生,多少有些紧张,我也不知道怎么安慰她,总感觉越安慰越紧张的样子。不过见到了先生,一切的紧张都烟消云散了。先生讲了不少奇闻趣事,择几则摘录如下。

某次,金庸要接待几个日本友人,但他不懂日语,于是请了个家伙当翻译。席间,查先生侃侃而谈,但只见日本友人的脸色越来越难看,查先生不知何故,心想:我哪里得罪他们了?百思不得其解,只好开口相问。日本友人一解释,查先生才恍然大悟。原来问题出在那个翻译身上。日本人的语言,等级分明,颇多敬语,而那位翻译,说的多是日本底层社会的人说的日语,那些日本友人一听,自然大惊失色。查先生知道的原委,当即将那翻译赶出场去。

听到这里,我插话:说到日语,听说沈西城自称是香港地下日语第一名,有没有这个事啊?先生大笑:我刚才说的那个家伙,就是他!于是众皆大笑。

又一次,先生赴宴,席间有著名女作家李碧华。酒过半旬,李碧华突然从包里掏出一把剪刀来。众人皆大惊。先生问,你拿剪刀出来干嘛?李碧华说,自卫。先生一时听错,害得李碧华窘迫万分,要追打先生,先生也自知失言,甘心被打。我们听之,会心大笑,哈哈~~``

因为先生晚上与人约了晚饭,所以我们准备提早离去,先生说,急着走干嘛,你们又没事,聊聊不是蛮好。我听了,心里微微有些发酸。先生毕竟是老了啊,也只有老年人,才喜欢拉着人闲聊啊。既然先生喜欢,那我当然要多留下来陪他聊聊啦,于是又坐下陪伴先生。

直到倪太来催,我们才和先生告别,我照例冲上去给先生一个大大拥抱,小麦有样学样,于是,先生结结实实被我们好好地拥抱了一番,哈哈~~``

待出得先生家,天气开始阴沉下来,不时狂风大作一番,走在临海的街道上,可以闻到台风来袭前的气味。不一会,便下起了雨,幸好不大,等到了中环,雨又停了。

想好要去apple专卖店的,于是便去了IFC。apple专卖店如想像中一样,挤满了人,我和一个营业员开始了粤语对话,我先说了句啥,忘了,然后那个小男生夸我粤语说的好,我说麻麻地,他说这还叫麻麻地啊,我说真的是麻麻地啦。

他问我平时喜欢什么,我说睇书。他问睇咩书,我说咩书都睇。他笑笑,问:金庸?我点头:係啦,仲有倪匡。他说:卫斯理?我点头:卫斯理好睇啊!他又笑:我唔睇过。NND,唔睇过你说啥嘛!害我白激动,以为找到知音了。我又说:我仲中意日本推理。他说:金田一。就这样一来二去,聊得无比开心。最喜欢这样,在某地说某地方言了,十分带劲!即使说的不好也没啥难为情的,大不了改说国语就是了嘛,哈哈~~``

后来正好路过码头,就去坐了天星小轮,又完成了我的一个小心愿。其实和上海的轮渡差不多,船晃晃悠悠自中环开往尖沙咀,吹着海风,想着心事,不一会就到了。

下了船,码头这边挤了一群人,过去一瞧,是一位叫做龙小菌的网络歌手在为她的新专辑作宣传,这个歌手好特别,用卡通头罩蒙着脸,看不到真面目。停住脚步,听了一会,她的歌倒是朗朗上口,颇为动听。

随便找了家小饭店吃了点东西,然后去星光大道。每次去星光大道,总是很有感觉。特别是晚上,人不算多,很适合找个安静的角落坐下来发呆。

大道上新添了麦兜的雕像,我凑上去与这只可爱的小猪合了影。望着对岸星星点点的灯光,有种时光倒流的感觉。

这是最后一个在香港的夜晚,实在舍不得回去,但没奈何,生活总是现实的,虽然舍不得,记住当下的快乐也是一种让自己充满力量的方法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