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的,一直以来我阅读的兴趣实在太狭隘了,
这样会导致什么结果,请参看唐吉珂得,
他到死也没有悔改的,因为他只发出了劝诫的呼吁,
但是,是人都知道,劝别人那是随口说说的事,
他自己可是浪费了一生都没有改过来呢
(= =:啊嘞,你打算一生也改不过来咩?
  =_=:...我做错了什么咩...)

然后我最近就去下小言看了
(= =:这样下去征服世界的梦想下辈子也是没法实现了)
然后在一本我的男友是狼人的小言里
男女主角在一个孤岛上做呀做呀做呀做了一个礼拜
= =...
而且这个男主他们家的人都是这样地不知疲倦型的
= =...
果然是禽兽呢- -...

我爱他/她们!
我是什么时候迷上伊克的,是他跟被救了的衣服商人砍价的时候,
他说:“500卢布(货币单位记错了?),多一分没有”,然后心里想着又多了张口吃饭,
商人哀叹:“这也太便宜了!”
伊克说:“是谁和救命恩人讨价还价的?”

我是什么时候从心底里喜欢上老L的,是他带着我无比熟练地穿梭于b区后门的旧书市场,
三下五除二把下学期我俩要的旧书都买齐了的时候,
他对卖书的说:“两本5块!多一分没有!”我在后面已经是捧着爪做星星眼状了。

我刚刚爱上了缪娟,因为她:

我跟其中负责整个工作接洽的巴铎先生说:“关于翻译的报酬……”
老家伙毕竟是搞营销的,谈到钱的时候敏感又精明,未等我说完就说到:“报酬不是每天500元人民币吗?
没有问题,您需要我们先付酬吗?”
法国友人买了便宜梨子,想赶快付钱把买卖砸实呢,可是他小看了面前的陛下。
我胸有成竹风情万种云淡风清捕风捉影的笑了,我道:“先生,之前跟您通话的我的朋友不太了解状况,
像这种比较高端的技术翻译,最低的报酬也不能低于1000元每天。”我把“不算小费”憋回去了,
然后说道,“这是我的报价,如果您不同意的话,我再帮您问问别的朋友,不过我不保证会马上给您消息。”
不常在中国混的老外有个特点,就是不讲价,三个人简单商量了一下之后就同意了

还因为她
我说:“算一次命多少钱?”老伯:“十元。”
我要走。
他说:“五元也给算。”
我:“四元行吗?”
老伯:“……四元也行。”
我忽然想起来,我还得坐公共汽车呢:“四元我也没有,还得买车票,就三元。”
老伯:“…… ……行啊,三元也给你说说吧。”

= =太强了,我喜欢这女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