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mage

我真的只想簡簡單單開開心心地看一下小萱萱。我沒有期待任何形式的驚喜。或乍驚還喜。相信我。噢,在這個尿意十足的夜晚,我又變成了男優。臺上沒有卿卿,台下惟有我我。我有我的內心戲,請專心欣賞我的浮誇。

樓臺一別。小團圓。Black Friday。新歡的舊愛,舊愛的新歡。我們是彼此的記認。和疤痕。啊,梁兄,啊,九妹,你你你……我不想千杯不醉,我只願長醉不願醒。話說,我已經有好久沒有真正地醉過了。因為我是守法的好公民,我不酒後駕駛,所以我叫計程車從東回到西,我贊成Safe sex我政治正確,我支持男女平權我高呼動物也有人權,我熱衷環保我反對全球化,我拉動內需我努力消費,我說過不會為你再流一滴淚。可是這一切於我又有什麼益處呢?Oh my trembling shoulders.

午夜12點,你是我的初戀。青春仿佛因我愛你開始。你就是那種女孩,你不扮花蝴蝶也不愛鑽石糖。你的小胸部很平,可是你還是sexy。你唱“我要去哪里”,眼神中卻不帶一絲迷惘。留我仍在這十字路口躑躅不前。我只是不能起舞。管他什麼音樂。舞臺兩端,惡作劇的spotlight。哽噎的月光。她的眼他的話。忘了我是誰。

我知道我承認我投降,是我始終學不會堅強。不過我不介意。I’m not fucking sorry for it at all.

請讓我無恥地意淫,你妳他她它都是好心地來點綴我蒼白的生命,而我愛你們也只不過是不小心愛上了自己的倒影。謝謝所有該來的該去的該死的,我明白我們都終將會塵歸塵,土歸土。就算明知道手會松燈會滅有限期,也請讓我可以說到做到,若決心忘記我便記不起。

Before I could promise that to myself, please leave me alon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