半夜忽然想起年少时的理想,找出友人开始呱噪,回忆学生时代的暗潮浮动,风生水起。
一夜不眠,三天不醒,我想我是老了,
地铁上裹着厚重的秋衣,死撑着也打不起精神;听旁边两个女孩规划人生,谈论理想,我都没好意思抬起头再看她们一眼,一定是精神的,神采奕奕的,无畏的,逼人的青春又顾作老成。
我只是默默的移到了门边,继续我的半梦半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