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不止一次怀疑:
诗是什么?
有另一种诗吗,有吗?
今天,诗脱出躯壳的瞬间,
我看见它的具体形状:
一个小侏儒,握着小铲子,
慢慢挖着一个耐心的东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