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来西葡就是一起跑的,准备连着写,但最近对博的热情突然又淡掉,就一直拖到现在,还好看到这个相册。唔,写东西需要缘分啊(抽打

跟巴萨不同,在里斯本的时候真的很开心,也许是因为第一次一个人出门的兴奋,也许是完全不同于仏国的风情,也许是它低廉的物价。好吧。物价占很大部分。。。

公交24小时票只有3欧多还包括各种小电车和电梯啊!
里斯本虽然也是海边,但是地形起伏很大(相比较下来,魔都太DULL了),就是类似要塞的那种感觉,有时候一条街和另一条街的垂直落差可能有十多米,所以城里造了几架电梯,其中最有名圣胡斯塔是埃菲尔的徒弟设计的。。囧。。乘一次要两欧多,用公交日票就可以免费。。贫穷娘必然内牛了。你们懂的。
城里还有一种小电车,类似大连那种,但比大连的更短,连着车头车尾大概十米左右,好迷你可爱。重点是司机大多是年轻帅小伙!还穿制服戴帽子!

第一天是快中午到的,去旅馆把东西放好就往贝伦跑。话说旅馆老板只会葡语和法语,在我艰难地憋出一截法语说清来意后,他爆出的一长串让我彻底萎了,还好肢体语言世界通用,三克油买来买去。

接着就到了贝伦,小二,上图。

image

贝伦的蛋挞老铺,跟我们平时吃到的不太一样,上面一层烤出来是脆的,下面的酥皮也好像有不同,时间太久具体记不清了,印象是整个外围比在中国吃到的硬一个级别,当然也很好吃啦。上面黄黄白白的是糖霜和肉桂。
店里的其他点心就不敢尝试了,看着就像糖尿病人的噩梦。(小二,让你上图!你怎么上菜了!

image

image

贝伦的建筑有新有旧,但沿海一面基本秉承了“白”的中心思想,很清爽

image

伪金门大桥连接的对岸岛上,有个跟里约热内卢类似的基督像。唔世上到底有几个啊?

image

image

贝伦塔和航海纪念碑背面。当时时间只允许选择一个进了,当然选贝伦塔。进门的时候售票员在打电话,于是堂皇地逃了票。在塔上面看了我第234遍的错觉。

出来天就暗啦,拍两张夕阳转身走人

image

image

image

第二天早上超想睡懒觉,差点就放弃去罗卡角了,还好我的意志力突然出现,在布拉格那次就没有那么幸运,意志力怎么叫都不来,于是我们错过了去郊区看人骨教堂,改为在城里看中世纪刑具(爆)。咳,说里斯本

image

火车站。
第二天走辛特拉和罗卡角那条线。淡季人很少,去时候的火车一整节车厢里只有我一人。到了辛特拉旅游班车也很少,差点没赶上去罗卡角的最后一班。在罗卡角等车回来也等了很久,回来火车又差几分钟误了一班,就又等了一小时。因为没买联票,多花了钱。。。各种杯具,但心里挺平静的。看名山大川求的就是这个效果啊,叹天地之无穷,人之渺小,顿觉凡尘俗世皆浮云鸟。

image

image

image

回来的时候天已经墨墨黑了。火车站在海边,我看离中心城的购物街不是很远,就沿着海慢慢走过去。其实天黑了也看不见什么海景,最近的路灯也在大马路对面,目光所及只有亲水台的白色阶梯吸引视线,伴随着阵阵海浪声,真的有走下去与海一起融入黑暗的冲动。。。边抵抗着自杀诱惑,边就走到了购物街。

巴萨和里斯本都是如此,一条繁华的购物街走到尽头便是海,好棒。

一到商店,什么叽歪人生感悟马上抛到脑后。里斯本的H&M比西班牙打折还早呢!而且还货全!而且还10点才关门!而且还60欧就退税!我当时差点就在地上打起滚来了!

第二天四点多就起床去车站等机场线,被告知还要等一个多小时。我的飞机还早,无所谓的,等就等落,但我身边的法国老头却震惊了,伸手拦了辆差头,叫上了我,在欧洲唯一一次乘差头!所以我爱里斯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