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近没看到多少年终总结,估计是老朋友们忙于结婚生子,赚钱升迁,能讲的不能讲的全都成为大世界里的密谈。我这等小圈子如果没主动联系别人,怕是被忘个干净,有时候就算挥一挥衣袖,也带不走任何的云彩。

今年无甚新意,主要是准备申请,与本科时的跃跃欲试相比,我虽然心智成熟了可耐性却下降了。猥亵同学讥笑我虽有老骥伏枥之壮志,可是一把岁数考英语的喜感颇似人大的著名教师胡邓,不过好在我根基扎实,不像胡老师那样戏谑人生外带娱乐大众。

具体到选校,我自信满满地选了十所名校。所有的教授都说有兴趣,但也没有人给我打包票。我运用自己唯一懂得的统计学知识告诉自己,如果每个学校的可能性是百分之五十,那么至少有一所成功的可能性是把这些百分之五十相乘,再用一减,看着超过99%的概率我觉得自己科学地证明了历史的可能性。

不过我现在很想转行去东亚系。我想学藏语,最好再加上梵文,如果这个野望成功,我离此间的世界是更进一步的诀别。我记得当年张承志写过一句很装比的话:x年x月,你们在跳舞,我去上坟。

我热切地期待明年能有好收成,用麦朵的话说,“我抄底持有你五年,你也该反弹了”。

继续上传麦朵同学的照片。

imag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