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传媒大学传媒经济学副教授凌昊莹认为,“窃听门”事件充分暴露出西方媒体逐利的本质。包括《世界新闻报》《太阳报》在内的大多数西方媒体是以逐利为目的,这种逐利性使其难以做到所谓的“真实客观”。在西方既有市场体制和新闻体制下,媒体的逐利性导致其新闻报道不可能做到其标榜的“纯粹、独立和客观公正”,其实现进行自我约束非常困难。

中国人民大学新闻学院教授陈绚表示,隐私权是人权中最根本的权利之一,是关于人类尊严的权利。但一些西方媒体以知情权为借口,偷换概念,大肆破坏他人隐私权。西方媒体打着新闻自由的幌子,却在“窃听门”事件中公然冒犯公众的隐私权,这是对人权侵犯最直接的例证。

————————————————————————————————————

两位2B,你们倒是告诉我中国的新闻是什么本质?请特别分析一下《环球时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