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多年以后

                ——看韩剧有感

 

◇韦白

 

多年以后,隔着咖啡厅的长条桌

没什么可说,只是抚摸着手中的

咖啡杯。看浓香的咖啡徐徐冒着

热气,有几缕飘散,有几缕定定地

立在空中。

 

相对于生活这张复杂的大网,爱情

总是出奇的可笑。那些过度神秘化的

小物件,那些夸张的言辞,只是

出于一种精神极度亢奋时的幻觉。

当幻觉消退,

 

一切又退回到寻常的状态。咖啡厅

没有炉火,没有夸张到煽情的诗书。

一张被生活揉皱的脸与另一张被生活

吸干的脸,都享有同样的皱纹,同样

褐色的老年班。

 

就算生活能改写,当年的愿望能兑现,

也没什么不同。甚至,连在咖啡厅

静静地相对,为太多的遗憾而叹息的

可能性也消失。虽然,没有实现的欲望

总是强于实现了的欲望。

 

生活最终总会衍变成一场闹剧。

剧中的男女主角是谁,并无本质的不同。

爱与恨也只隔着

一张薄薄的纸。激情终会迟纯,

头盖骨总会钙化。

 

精神会焕散。身体的器官会出现不同程度的

衰朽。连失望也会变得那么的淡漠。

对回忆的缅怀,实际上也构成一种

形而上的对未曾存在过的事物的缅怀,

既熟悉,又飘渺。

 

为数不多的淡淡的感伤,横在隔开的

一生之间。曾经光洁的手都蜕化成

浪花退却后的黑色礁石,远远地相望

而不可触。苍蝇叮在吃剩的西瓜片上

嗡嗡地叫唤,

 

那是它生存之必须。就像两个被命运

隔开的人,被啃噬后的人生依然叫人生。

窗外,山峰已不再映证夕阳

那衰颓的弧线,树上的鸟也不叫青鸟,

而是山雀。

 

甚至连山雀也没有。是邻桌手机里发出的

“滴滴”的铃音。生命的那笔债已永远地

欠着。当他们从咖啡厅走出,各自

向计程车招手。只剩下黑色的咖啡吧

在黑暗中闪烁。

 

2015-05-3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