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前俺常说定柔的小说俺最喜欢《彩虹的重力》,不过这话说得有点儿心虚,因为一直没有看过《沥川往事》。今天再说这话就底气十足了,昨夜熬了个通宵一宿把《沥川往事》看完了。

能让一个正在努力调整作息的人熬通宵看完一本小说,可见《沥川往事》是多吸引人的一本书。高帅富的残疾帅锅,分分钟会挂掉的,偏偏又倔强又深情又自虐又令人怜惜,基本上这种类型是可以秒杀一切女性读者的。但是看完后仔细琢磨,会想,这不就是慕容无风的现代版嘛?王沥川这个人物,《沥川往事》这本书,延续了定柔一贯的风格,是三迷的继承,却从本质上来说没有质的改变。《彩虹的重力》则不然。虽然男主角还是带着一点成人童话的色彩,但那与人格塑造无关,只是与作者的喜好有关。

两本书的区别是显而易见的。《彩虹的重力》现实感要强烈得多,李明珠这个人物是亮点,虽然让人恨得牙痒痒,但句句有理,满怀一腔小言梦萝莉心的读者看来简直就是当头棒喝。而整体的风气也更平实。男主是个大学老师,身体健康,神智清醒,延续了定柔男主一贯的敏感骄傲,但平凡人的普通背景让他的这敏感骄傲没有发展到太极致的地步。

定柔写小说的一个特点是很极致。当年这种对慕容无风和楚荷衣的极致让定柔获得大大一顶后妈的帽子。这份极致也延续到了今天说的两本书上。但是,作为过去风格延续的《沥川往事》和《彩虹的重力》极致的路子却有很大不同。

《沥川往事》还是如三迷一样在男主的身体上做文章,骨癌肺癌血癌,残疾加绝症加各种并发症加男女主角各自认死理一条道走到黑,以至于大半本书都在是女主:我要我要我要……男主:我不我不我不的矛盾模式。【题外话:电视剧版沥川定柔亲自操刀写剧本,大概会对这种单一的冲突模式感到很头疼,所以也很期待看定柔把它改成什么样了】。

而在《彩虹的重力》里,我终于看到了最期待看到的,在我们这一批差不多同时期出道的作者里最期望看到的东西:人与社会的对抗。代表了世俗社会的李明珠如此强大不可战胜,让女主角彩虹退无可退,只能奋起反抗。她们的冲突如此强烈,破坏力巨大,却有可能发生在几乎每一个现代中国家庭里。这种强烈的现实感带有无可比拟的冲击力,让这本小说冲破了言情小说的局限,经营出一片新的天地来。

在冲突这个问题上的进步,让整部小说的故事线变得更有说服力。相较于沥川往事里,那个看上去像是额外加上去的,没有办法自圆其说的HE,彩虹的重力里,一样柳暗花明的重逢,因为彩虹和明珠的最终决裂而变得分外有分量。

其实把这两部放在一起对比,是因为它们出自同一个作者之手,又都是现代文……除此之外,两者的写作目的,主题,人物,故事讲述方式都截然不同。也许这么对比是不公平的,而且虽然俺力捧彩虹的重力,却丝毫不减对沥川的喜爱。现实和梦想可以并重,并非厚此薄彼。俺只是不能自控地用一个编剧的思维小小分析一下而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