插播一条新闻~本周五(626日)晚9点钟,在北京鼓楼大街MAO酒吧举行阿穆隆现场演唱会,由于当天刚好也是我的生日,因此我答应大雁携所有朋友出席。因此也欢迎大家届时光临~因为还可以参观真人大雁等人~

 

---------------------------------------------

 

我最近迷上了一部美剧《Lie To Me》,很好看,讲一个老头怎样通过脸部的肌肉变化来分析判断某个人说的是真话还是假话的故事,我学到了很多。现在每天都在研究蛋蛋的脸部肌肉,寻求暴打他的证据。

 

我博客写多了,很多事情会重复写,发生的时候写一遍,回忆的时候又写一遍,再回忆的时候写第三遍。反正总有人第一次看博客啊。看到Lie To Me,我不禁回忆起了小时候的我,那个有着无限的创造力与想象力的童年的我。

 

我肯定写过这段的。

 

小时候我被同学们选为故事大王,因为我特别爱给同学讲故事,而且所有的故事都是原版的,以恐怖故事为主。小时候的恐怖故事都比较无聊,更何况是我自己编的,基本就是在家里发现一个骷髅之类的,没头没尾。但是小伙伴很爱听,因为大人不会讲这些。我幼儿园有个老师,曾经给我们讲过类似的故事,家里发现女尸的,给大家吓得够呛,但是我记住了,并且层层怀想蔓延开来,形成了自己的恐怖故事体系。

 

但是我太小了,才几岁,还没有能力把真实的世界和幻想的世界严格区分开来。

 

于是有一天,我去找一个同学玩,她不在家,父母在家,都和我爸妈是同事。叔叔问我:“你爸妈都不在家吗?”我站在人家的客厅里,就开始幻想了。我编了一个故事,说我爸妈不在家,而我很想喝水,于是拿着自己的小水壶从阳台跳到了楼下的沙子堆上。谁会想到有人相信这样的鬼话呢!

 

但是善良的阿姨信了,还哭了出来。晚上叔叔找到我家,准备跟我爸妈谈谈关于照管我的问题……我很感谢他们的好心……但是事后因此我遭受了一顿暴打……

 

当时我爸对此将信将疑,因为还是有我从二楼纵身跳下沙堆而苟活的可能性在的,于是我爸问我:“当时有人看到你了吗?”好狡猾!我完全没有想过这个问题,于是我的回答有诸多破绽,一会儿说:“有个叔叔看到了。”一会儿又说:“没人看到。”其实我坦白是自己编了个故事,可能还没有这么恶劣的影响,但是我当时很紧张,于是创作就演变成了撒谎……

 

他们也不想想,我撒谎的动机是啥呢?我跳下沙堆难道有奖励吗?!于是那顿暴打成了千古冤案,长大后跟我爸追究,他还不承认了。当时我找的那个小伙伴现在好像还在看我的博客呢,凌云同学,由于你的不在家,我的创作才华从此被扼杀了。

 

等我有空了,我要把身边的事写成一个个故事,别看我天天写博客,一些真正的离奇故事迫于当事人的压力都没有写出来。等到我白发苍苍之时再说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