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理学报上刊发的一篇专业理论长文。有兴趣者可以点击这里阅读。

刚入校的时候听李教授讲皮亚杰,听他在不同场合提起对心理学“将来”的理论思考。“十年磨一剑,霜刃未曾试”,请有意者一“试”其锋芒。

这些年我导师(另一位李教授)比较关注文化发展心理学,我们时常读到“动态系统”“意义”等名词,这篇文章虽然探讨的是认知科学/革命,其内在也颇为相关。值得再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