越来越暴戾。

晚上和老爸讨论一个话题,涉及几个无理取闹的员工。

他们既然有理不听,不要脸的喜欢扯皮。

萝卜不要,就给他们大棒。

脑子开始很邪恶,想着一些。

发现如果我做坏人,应该可以做很坏的那种。

imag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