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mage

image

image

没有花儿,也没有少年。没有多余的声音,草原上没有歌。心中也没有歌,只有充实的寂寞。在漫长的路途上,因为想着一些人,漫长几乎也不够用了。

太阳是甘南草原上绝对的权威。日光下山坡才分出了明暗和线形,才有了人体的安适与柔美。草尖上才有了跃动的唿哨,花朵才展开皱皱的脸巴,才有了牛羊上山,牛羊下山,帐篷散落,长头发的年轻人骑着小摩托车开出一条路来。才有了黄河鲤鱼写在招牌上,168元一斤待贵客,才有了停车加水,过路吃饭,才有了用厕所一元钱一次的公路小镇。才有了我们来了,我们走了。太阳下历史往前走,夜里的草原我没看到过。不知道是否千万年如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