飞机下,山丘已经在金黄的暮色中被印上一道道阴影,平原一片灿烂,夕阳的余辉经久不散.在这个国家里,大地永远不知疲倦地泛着金光,一如入冬之后,处处银妆素裹,冰雪茫茫.

有的时候,经过百来公里的飞行,越过比大海更苍凉的草原,他会遇上一座与是世隔绝的农庄,仿佛一条承载人的生命的船只,在大浪滔天的草海中,被向后卷去.于是,他摆动机翼,向这条船致意.

未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