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5年9月4日被喵抓,出血——
我真傻,真的,我明知道会被抓,还是义无反顾的摸上去了,久违的滑溜触感,真是幸福啊~~挑起它的小脸蛋,兀自挣扎着,左爪过头一挥,刷的一下,闪避不及,于是我挂彩了……
这就是在路边调戏野喵的后果,嗯,辣的好,有劲,既不是一溜烟跑的远远的摸不到,也不是YD的马上摊开肚皮闭上眼睛,这个野喵,强受,好!!
第二天,我的左手背上,浮现三道精致的爪痕,一道一厘米,第二道一点四厘米,第三道零点五厘米,以三十度角整齐的呈放射状以小指和无名指的交界为圆心散开,伤痕细长,周围浮现出淡淡的樱色,衬着白皙的肌肤,近看,远看,左看,右看,上看,下看,无论是细长的程度还是抓痕的长度,无论是三道抓痕散开的角度还是这淡淡的樱色,都美的令我目不转睛,多想有个相机把它拍下来啊啊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