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偶然发现,这儿居然有十四万多的点击,你们都是谁?图什么许的来看我这几个月一更新的破博?
你们真可爱~

大前天夜里,天降零星小雪,昨夜里竟成了势,飘飘洒洒,无边无际。
发烧腿疼,哪儿也不去。在家里听歌上网看电影,弹弹琴掉掉眼泪,却不唱歌。
这年过得着实可怕,想象会来的遭遇一样没少,想象不到的也都没躲开。
好在有三五好友不曾离京,那几天看我颓废的小样儿都对我格外温柔。

我的路痴再次震惊了大伙儿,没有标志性建筑物定位Gps导航,我哪儿都不认识。
去瞅瞅姐家数次都得是姐姐或是大饼顶着寒风哆嗦着到胡同口接我,不然不知道哪里停车。
开始他们还细心教导,盼望我能记住,到后来终于放弃。
我体会到他们的苦心,现在我在许多朋友那里,基本享受残疾人待遇。

节前想着,吃素吧。熬过大年初二开始实施。
过节跟家里人凑在一起,已经被削得飞来飞去了,再说吃素,怕是没命撑到年后。
吃素以后被朋友指着鼻子说:“你看看你,剃光头,穿个中式对襟儿大褂子,还吃素,你哪儿像个基督徒啊!”
我自己也觉得可乐,但我真是个基督徒,我可虔诚了,阿门,馅儿饼!
我的神他明白我。

吃多久?不知道,能有一天就一天,可能很短,可能很长。
不说一辈子,是因为承诺了,做不到,伤的是自己。
什么事都轻诺寡信,人生里就没有轻重缓急了。

下午弹了会儿琴,我还是愿意弹琴。
得好好弹,好好练。

家里人见下了雪,准备了火锅晚上吃。
特地给我买了大批青菜蘑菇~
等会儿就着雪景吃火锅,只吃火锅不唱歌。

嘴唇有点儿干,喝了好多水,
可是。。。为什么只有下嘴唇干燥?

昨夜好大雪,飘飘洒洒,无边无际。
中午雪停了,可我心里的那一场,还在下。
飘飘洒洒,无边无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