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11

默默地关掉一盏灯
剩下婴儿的嘴唇
小白船是古老的歌谣
唱啊唱啊
有时候是雾水
有时候是河流

怀抱婴儿
核桃向桌底逃窜
你身穿黑衣
不敢跟人说
它怀着向死之心已多年
你怕怀里的婴儿咯咯笑起
还怕一再地进入
一再地不了了之

--6.24

大多时候
他吃着奶就睡着了
有的时候
他盯着我
像在看一个很远的地方
我会突然恍惚
怀里抱着的是一个少年
这么想会把自己吓一跳
生死轮回
不能过于清晰

--秋

早晨的日光金黄
树上的叶片金黄
河水金黄
玻璃墙金黄
路上的人形金黄
沉默的嘴巴金黄
你坐在金黄的黄昏里
所有的孤独都成熟了
还没有落下来

--菜头

直升机,“飞呀”
小鸟,“飞呀”
这是天空,你看
“飞呀”
云朵。“飞呀”
“这个?”
鸵鸟。“飞呀”
太阳在哪里?“飞呀”
企鹅。“飞呀”
十七个月的世界很模糊
没有线条,没有门窗
他拥有更多的轻
更多的翅膀属于飞翔
热爱着一切的升起
一切旋转
他欢喜满满
对面前的一生
尚一无所知

9月4日坐深厦高铁回潮,菜头一路望着窗外,指给他蓝天云朵白鹭,山和树。“飞呀”“飞呀”


--10.24

天空灰色,婴儿
在梦中大哭
桌子上落满灰尘
举起的手突然想笑
跳进一个窗子
狠狠地摇醒里面那个睁着眼睛睡着的人
忘记那块旧石头吧
打碎什么其实没那么难
日复一日
大口呼吸
找些小麻烦,数一数珠子
当然也可以拖地,抹桌子
擦干净任何一块玻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