昨夜,不知哪里来的情致,竟然翻阅了博客,从最后一页开始往前看。六七年心影路,这样的分量,令人唏嘘。

然后非常讶异地发现,也就是那时,基本形成了“友情链接”的格局,多年来未有大变化。

文章最怕积累。看到04年底,终于不能读了——不知为何竟然有点润湿之感。有太多故事难以消化,那么兴许只能写小说。

————————

今日得知诗稿润笔付了过来,心想,即便这样,我也不能以文为生。
啊,什么时代啊!我做过多少回枪手了,帮人写论文,写材料,写诗,......
文字在我手中何以有尊严呢!
我不配这份尊严。
因为,我连自己微小的心动都藏匿不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