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时间旅行者的妻子》 (美) 奥德丽·尼芬格著 

外国的穿越,和咱们的穿越就是那么滴不同。

天注定要遇见你,所以我回去遇见你,告诉你我们注定相爱;
我遇见你,你才会知道你要遇见我,
于是你努力遇上我,告诉我,我们注定相爱;
于是我们相爱,你告诉我,我必须回到过去遇见你,
才能让过去的你爱上现在的我,
才能让现在的你和现在的我相遇相爱。
于是,我们相遇,年老的我与年幼的你,
于是,我们相遇,年轻的我和年轻的你,
于是,我们相遇,年轻的我与年老的你。
终于绕完了故事梗概,大略就是这样一个故事。

文科的那个我不停的回味感觉:文笔很舒服,让人淡淡的轻松和愉悦,
理工科的那个我不停在背后叫嚣:可是这里存在悖论啊~!
一掌拍死,这又不是科普读物。
看看就好。


2、《小时候》 桑格格 

1、2、3、4、5……,小时候的故事,
嗯,不算故事,小时候的思绪碎片一个接一个。
厄,这么说好像这书很闷似的。
这么说吧,
其实这书特适合马桶上看,
其实这书特适合等车时看,
其实这书特适合躺着看。

其实这书不适合喝水时看,
其实这书不适合吃饭时看,
其实这书不适合走路看,
以上三种情况看,均有呛死、噎死、被车撞死的危险。


3、《唐·玄武门》 老克著 

这是本撞上的书,在新书架随手捡来看,本也没抱什么希望。
半夜爬上床,一发不可收拾,连续三天凌晨2点睡觉,终于把这本不算厚的小说看完。

玄武门之变历来是历史考试、小说、影视最喜欢关注的八卦不二之选,
血染宫墙哇~
叉死亲兄弟啊~
灭门啊~
杀了10个娃娃斩草除根啊~
逼迫老爹让位啊~
多少可歌可泣的八卦啊~
史书上说,李世民入东宫被李建成下毒鸩杀未死;
史书上说,李世民最后一刻方在谋士劝说中痛下决心反击;
史书上说,那个血染的清晨,李渊老人家悠悠然于湖间独自荡舟;
……

哎呀,史书果然是世界上最讨厌的书,
该八卦的地方就欲语还羞,
通通一笔带过,
完全不顾人民群众要看八卦的呼声和需求。
我可不在乎李世民夺位是否名正言顺,
我只关心八卦~八卦~八卦~!
八卦的精髓在细节,知道不?!知道不?!

好在有此类钻历史空子的小说,
尊重史实,弥补八卦细节,
很好,很强大,很好看。

4、《图书馆之恋》 (法) 让·马里·古勒莫著 

他说:“我到图书馆进行真正工作上的写作,
如果说有时我会对自己当了四十年的教师感到遗憾,
而且我今天可能又比昨天更后悔,
那么我从未质疑过在图书馆度过的
那些小时、天、星期、月,还有年……”

等我白发苍苍的时候,我也会说,
我从不后悔,从不质疑,从不虚度,
在图书馆的这些好时光。
儿时,家门口那个区属图书室;
(我记得我借的第一本书叫《哪吒传》,囫囵看得高兴非常~)
小学时,爹妈单位的图书室;
中学时,学校里那个勉强可以称为馆的图书馆,
大学时,图书馆去的少,倒是常租书看,一角钱一天,快活,
毕业了,金陵图书馆、南京图书馆,倒变成常客,
研究生了,学校图书馆、系里图书馆,快活得恨不能趴在里面打滚;
工作了,天注定,这辈子注定和图书馆是逃不开了,好好恋着吧 :)

随笔,很轻松的随笔,让人对图书馆充满向往,
也充满敬意,却不敬畏,更不疏远。
作者是真爱图书馆的,爱入骨髓,无形无影。
好文,就是淡淡而来,留一丝牵挂,幽幽而去。

5、《不存在的女儿》  (美) 金·爱德华兹著 

大雪之夜,医生一家诞生两个婴儿,男孩儿活泼健康,女孩儿却是唐氏儿,喜亦有悲。
医生思绪万千,将女孩儿托付给暗恋自己的护士送去福利院,却骗妻子那女孩儿死了。
从这刻起,没有女儿,不存在。

护士却偷偷将女孩儿养下来,
独身女子,太多苦楚。
好在人间有爱有希望,
平凡的卡车司机,却让我更多感动。

医生一生背负沉重的十字架,
妻子一生思念“死去”的女儿,
这是爱与责任的故事,
有爱,有责任,
才是完整的幸福。


6、《殷商舰队玛雅征服史》  马伯庸著 

我承认,我骨子里还是流氓,还是这种不做作不文青的书特对我胃口。
周攻克商,商诸侯喜坚信地球是圆的,因此带领家兵向东航行,认为一直走下去,
必能绕到西岐的西边,从后方打击周。可是,他没想到地球是个这么大的球……

于是,他走到了南美洲,见到了历史上同样伟大的玛雅人,
厄,作者真不厚道,真有强烈民族自尊自豪,
然后,然后,自然是:
“在哪儿都是战场,soldier,soldier”
或者干脆直白点“到哪儿都是主场,抖瑟抖瑟”。
殷商舰队就入侵了玛雅,把玛雅人打得叽哇乱叫。

这不是科幻小说,也不是历史小说,我把它归为讽刺小说,
每句话都有玄机,每句话都有背影,讽刺调侃,手到擒来,心领神会之处,乐不可支,
马伯庸啊,你太神了。

7、《巴别塔之犬》  (美) 卡罗琳·帕克丝特著 

这本书我个人很喜欢,不知道为什么。或许因为主角是个教语言学的教授,所以读来特别有默契?
专业对口,自然亲近。不谈此书的情节,其中很多语言学观点,我深以为然。

厄,走题了。其实这书没什么学术,贯穿全书的是一只狗,一只目睹了女主人死亡过程的狗。
狗能不能说话?狗能不能说出死亡的真相?狗在看见死亡时,是不是也会思维?也会悲哀?
主角一直在思索,这是个谜题,这是个探索,这是一个让所有人觉得发疯了的实验。

在记忆中旅行,没有目的,却能达到彼岸。
能一口气读完的小说,虽说隐约披着悬疑的外衣,
但不如说依然是淡淡的记忆牵挂小说,和《时间旅行者的妻子》一样。

8、《上学记》 何兆武口述 

我真喜欢何兆武这老头儿,太可爱了。
厄,好像有点不尊。
恩,我真喜欢何教授这样的哲学大家……
你看,一正经就体现不出那种发自内心的喜欢了,
一正经吧,连喜欢都透着那么点假兮兮的,拍马屁似的。

这书,完全真性情,好看,真好看,一点都不假兮兮,
一点没有某些回忆录的那种正经酸味儿,
何兆武老头儿,是带着少年的顽皮,讲故事给我们听。

一直觉得,那个年代的学生上的才是大学,
我们现在上的大学,那叫幼儿园,
两厢一比,自惭形秽,完全没得比嘛。

9、《柔福帝姬》 米兰著 
这本和《唐·玄武门》差不多,都是钻历史孔子的小说,但是钻的好,那就不叫钻。
谁又能说他们说的不是史实呢?

史书如艾格家的衣服,一天不打折就皮痒,
史书如T台上的衣服,到处是窟窿等着人补。

因此,只要不偏离历史大框架的历史小说,我都爱看。
起码,他们对待历史是严肃的,站在自己的角度给历史加了注,
而且,这“注”,挺好看。

帝姬,是宋朝对公主的称呼。
柔福帝姬,就是柔福公主,从深宫到被金人俘,再到归宋,再到被……(我没剧透)
这就是人生啊,这就是人生啊。
可惜作者对于柔福的心理变化描写得稍显不够平滑,
有些转变,有点突兀了,如能细酌一下,当最好。

10、《神谕之夜》  (美) 保罗·奥斯特著 

初看,以为是个死亡笔记类的故事,结果故事套故事,故事再套故事,
故事下面还用P大点字注解现实发生的事情和状况。

就好象你做了一个正在做梦的梦,
梦里做的那个梦还是梦到在做梦,
梦里面还不停有蚊子哼。

靠,老娘不看了!累。
评论号称这是当代卡夫卡,老娘卡不动,消受不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