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说,她没事,她只是睡不着——只是窗外的街灯过于耀眼,路上的车马过于喧嚣。


她说她只是刚刚结束了一段心路,只是这擦肩而过的痛楚来得太过强烈。

她只是不断地想起最后一天,如果雨停了会怎样。

她只是在街上不停地走。最后发现手里还拎着从家里带出来的垃圾。

她只是想找一个地方避一避,只是那场所太昂贵,她负担不起。

她只是去找了一份旅行社的工作,整理客户的资料直到半夜。

她只是不断地打电话,提醒客户不要忘记东西。

她只是不停地奔波于旅行社和各联系单位的路上。

她只是带了一个团,目的地是澳洲的大堡礁。

她只是摸到了海水,她只是把自己浸泡在海的怀抱里。


回来后,她打开手机,打电话给亲戚朋友。

她只是忘记了他的号码。 她只是再挤不出一滴眼泪。

她只是再没有失眠的时间——头一挨到枕头,便沉沉睡去。

她只是再记不起当初为何会那样。

她说,原来她爱上的并不是某个时间,某个地点,某个人。

她说,她爱上的,不过是爱情本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