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威(华语金曲奖总策划/国际华语音乐联盟秘书长/资深乐评人)

image

     毛宁,这个名字已成为广东流行音乐35年的一个“集体回忆”,随《涛声依旧》、《晚秋》、《蓝蓝的夜,蓝蓝的梦》等金曲一起载入中国流行音乐的里程碑。后期的毛宁也曾签约国际公司SONY并常住北京,但人们总是习惯性将他定位于一位“广东歌手”,而深厚的“岭南情结”也让这位东北人无论何时,唱出的总是更多岭南的灵秀之气。2012年,当昔年“金童玉女”的另一半杨钰莹高调复出之际,已然43岁的毛宁也推出他歌唱生涯的首张翻唱专辑来纪念自己迈入成熟男人而不再是半熟少年的“纪念日”
    往往,能出一张全翻唱的专辑,恰恰是歌手地位登堂入室的标志,唱了20年的“香港摇滚之父”夏韶声以一张爵士翻唱的《谙》令他跨入HIFI殿堂,王菲以致敬邓丽君的《菲靡靡之音》令她登顶天后;内地巨星刘欢和韩红也分别以翻唱专辑为自己写下“世纪经典”的符号。那么,重归乐坛的毛宁以《十二种毛宁》一张充满回顾和自省意味的翻唱专辑来致敬华语乐坛的经典作品,也是致敬他曾走过的辉煌年代和成长记忆,更是意义深远。
   专辑最令人赞叹的是音乐的编制,从气势宏伟的交响乐开篇,融合爵士、民谣、拉丁等各种现代音乐元素,选曲既有已令新生代模糊的80年代歌星刘文正、陈美龄不朽经典,更多的却是21世纪这十年的流行金曲,其中有脍炙人口也有冷门但堪回味的佳作,好处是既能激起共鸣也能与听众共同完成“沧海遗珠”的补习,温故而知新。证明这张专辑并非单纯自恋的K歌大全,而是颇有文化传承意味的再创新。12首金曲的重新演绎风格各异,并没有执着于一种模式或标准,也许重新出发的毛宁也正想以此“不一定”的曲风来开启他新的音乐旅程。
    第一张作品恰恰产生于30年前,来自当时台湾歌坛风靡华人世界的白马王子刘文正1982年《云且留住》专辑的同名电影插曲《飞翔飞翔我飞翔》,由刘文正、吕秀菱、秦汉主演,是琼瑶惟一一部没有小说只有剧本的电影。在港台原版尚未开始引进的年代(1984年),笔者听到了广东茶座歌手吕念祖正气励志的翻唱,而刘文正的原版则带有他独特的嗲音和浪漫的青春阳光气息,毛宁的21世纪“电子乐进行曲”版则褪去那股青涩味,有种历经岁月沧桑的淡定和从容,音乐层次极为丰富。第二首上世纪的经典来自1985年香港旅日歌手陈美龄在中国大陆大红大紫的《原野牧歌》,这首清新民谣经毛宁改编为热烈欢快的拉丁舞曲,虽没有原曲的纯朴可爱,却也流畅写意。
    专辑唯一来自上世纪90年代的是许茹芸1996年《如果云知道》专辑的《独角戏》,弦乐编排、毛宁略带哽咽的低沉唱法更加重了内心的苦情和暗涌,
    余下的几乎都是21世纪这十年的女歌手曲作,分别来自于王菲(《约定》、《传奇》)、梁静茹(《崇拜》、《勇气》)、孙燕姿(《遇见》)三位天后以及相对冷门的本多ruru(《美丽心情》)和阿桑(《一直很安静》),唯一来自男歌手的是台湾盲人歌手萧煌奇近来被翻唱得“咸鱼翻生”的《你是我的眼》 。
   原本已经很细腻的《约定》经毛宁带出一份苦涩外的期许,吉他SOLO的撩拨加重了心情的沉淀;2010“年度金曲”《传奇》虽已被“听”烂,如泣如诉的小提琴和笛软化了氛围。一字一顿的《崇拜》有种无奈的虔诚,本世纪最热唱的K歌金曲《勇气》其实翻唱难度很大,毛宁改变原唱流畅但略显平白的唱法,唱出凝重而纠结、挣扎的矛盾感。而“闷骚”爵士版的《遇见》则令人眼前一亮,错落有致的节奏、毛宁暗哑而不经的演绎,带出随缘的一份盼待;向已经过世的台湾女歌手阿桑致敬的《一直很安静》没有汹涌的情愫,闲适放松的拍子、和声和吟唱很有种自我净化妙境;口琴和电吉他奏出的《美丽心情》涌动出知足的和美,毛宁唱出那份疲惫后的洒脱心情。2个版本《你是我的眼》,交响版内敛,LIVE版奔放,倾泻出的都是憋闷已久的力量。
   虽然并没有主观宣传为一张HIFI专辑,但这张HQ录音的专辑却异常精致细腻,层次丰富,声场均衡,人声与乐器的摆位恰当,是对目前中国内地流行音乐片面网络化。忽视品质的一个“反动”。从聆听角度,它就像一杯浓淡皆宜的咖啡,又夹杂点清香淡雅的茶味,没有大鸣大放,更像是内心的真实独白或历练,渗透着“男人四十”对于生活的恬淡无求态度,一个音乐上“熟透”、十二种“风情”的簇新毛宁,就这样上路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