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mage

大一下学期画的,《内》还有很多大的画,有几张因为保存不好又没有记录,所以无法发上,还有一些被我毁掉了,,虽然或许是我一段时间的努力和精神依托,,,无法挽回的事件太多了,,,,

image

《世界的身体》(已留校)183X147CM这张是在未画完时拍的,,,画完了还没等拍,就被学校搬 走了,,,,,,
是根据自己的一首诗画的,是在泰国举行的第三次亚太会议,,各国的领导人站在那里,他们似乎代表了这个世界,为什么是他们,,,是谁来决定了权利的分配,,政腐必须通过民众认可成立才是合法的。,,,/
  可能当时很愤怒把,,现在已经用平静作为另一种力量了,对抗不是暴力和愤怒,而是自己创造出东西来,,,,也许吧,,
image

image

<夺来的东西被我们丢弃>和上面那张一样是在大二上学期时画的,,

image

 <<最后的自由主义者>>180cmX115cm 在搬运过程中损坏了,,现在又被四只猫偶尔练爪子,很残,,,,
这张是大二下学年的,,大三上学年,很平静,也画了两张大画,主要是在把握心态,,,下学年每天早晨喝着酒吸着烟在课室里画素描,就是第一页那种,刚好胡老师呀比较开明,就那么一直画,,,,,,

image

这张是我把握心态时画的,,只是不知道现在被同学运到哪里了,,还有一张一样大小不同风格的在身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