机缘巧合,最近,又重操旧业,做起了电视片。那些大学里的故事又重新冒起了泡泡,那些曾经的梦想又钻了出来。然而,当你在尘世间走过一遭,再重新开始做梦的时候,梦就变得不那么甜美了。
      从拍摄到脚本,从脚本到剪辑,全部一人搞定,所以,我忙的连鬼影都不见了,还请各位见谅。最初的时候,我还是怀着一点小激动的,觉得总算可以有个发挥才能的机会。到后来,发现领导想要的脚本跟电视片脚本的要求相差甚远。再到后来,发现家用dv拍摄效果差得还真不是一般二般啊。再再后来,我剪片子用的机器坏了,刚剪好的配音弄不出来,换了一台,好不容易剪了配音剪镜头,大概做好了三分之一的时候,又坏了。我觉得该去庙里烧烧香了……
      其实,我一早知道接过这项任务于我而言有多难,我还是硬着头皮接了。我一早以为关于那些梦啊我可以放可以忘可以不在意,我却在忙碌焦躁不安里还是获得了欣慰。没错,是欣慰,那种看到剪好的片子时的满足感是无可取代的。
      艳阳高照。阳光刺得睁不开眼,我以为有些痛我都可以放了,或者不一定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