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近工作真是繁忙,每天早上9点钟不到就到了公司,然后一天连上网聊天的时间都没有,群众们很惊讶,被我惊人的意志力折服了。马文说:“你不是吧你,用不用啊。”我很严肃地告诉他:“这是我磨练毅力的一种方式。”

 

早起挺好的,早起的虫儿有鸟吃。早起一天都不困,而且生活有了奔头儿,我最大的期望就是到了周六周日睡到自然醒。因此总是以一种非凡的兴奋态度来迎接度过的每一天,一到周五就发自内心的欣喜。不过每天工作上的事操心还是操心的,头发又开始有掉的趋势,想到一些难解决的问题就高兴不起来。

 

说起来,唯一能迟点起床的日子就是周六和周日了,今天一收邮件,轰天一个大噩耗!周六早上10点要开会!我立刻感到泰山压顶般的抑郁,我是多莫珍惜来之不易的一周两天的自然醒时间啊,就要这么被破坏了!我当时就狠狠地抱怨了社会,下午收到最终的时间通知,改成周五下午五点半开了。虽然很可能因此而要加班,但毕竟周六可以自然醒!

 

最近在看《24小时》,在这么刺激的情节下,能够坚持每天只看两集,也是一种意志力的表现。看过之后我觉得,自己的工作压力实在不算什么,就算合同搞不定、项目没接到或者被客户投诉,至少不会死人啊。你看看人家CTU的,稍有差池就得死个几万人,都没看到人家哗哗的掉头发(大概因为死得不是自己)。

 

然后我又想到,哇,要是我们出一份报告,出不好的话要直接拉出去毙了,不知道我现在是一副什么样子。可以想象到,如果真是这样,马文应该已经不在人世了,然后我估计会先死在大猫儿手里。这么想想,觉得自己日子过得还是不错的。

 

24小时里面有些情节,我也看得很奇怪。有个线人遭到追杀,本来在一个大楼里的二楼藏得好好的,CTUJack非要让他跑到天台去,然后Jack也呼哧带喘的跑上天台去保护他。于是上了天台之后直接让敌人的直升机给扫了,气得我够呛。

 

周二下午在公司里吃 冰激凌蛋糕,是为了给八月份过生日的同事庆祝,蛋糕非常不错,我吃的那块是带点儿巧克力口味的,外面裹了一层白色的巧克力屑。刚开始我以为是奶油屑,特地都拨拉开不吃,我不爱吃带奶味的东西,后来因为实在看起来诱人,就尝了一口,结果发现是白巧克力,味道非常赞。

 

今天已经平静地过去,就等着晚饭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