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月》里说:五月斯螽动股,六月莎鸡振羽。七月在野,八月在羽。九月在户,十月蟋蟀入我床下。我们这里把蟋蟀喊作灶鸡子,灶鸡儿。以往到了秋天,常会在屋里发现蛐蛐蹦,有时在这间,有时在那间。今年多了一个闰五月,蛐蛐看来是按捺不住了,昨夜里天色刚黑就开始试嗓,在小阳台角落一直唱到深夜。

6月24日夜录蛐蛐声:

今晨,蛐蛐的地盘:
imag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