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人不偷东西,就以为别人也不偷,真傻

                                          ---阿杰的话

-----很过瘾的分割线------------------

《新宿事件》真是部令人看得很过瘾的电影,虽然小有瑕疵,但已经足以看出导演的功力和用心了。
  
  尔冬升是有追求的导演,几乎每部电影都在求新求变,就其场面而言,这部电影整体上充满了暴力、血腥、砍砍杀杀,残酷无比,是非常成功的商业大片,十分难得的是,在惊心动魄、血肉横飞的主题场景背后,若隐若现的讨论了一点点中国人的劣根性主题--我想这大概是它不受广电总局欢迎的主因吧。尔冬升在接受访谈时说不愿按照内地市场要求来剪辑,这是作为导演对自己作品的爱和担当,大批HK的电影人北上掘金,也的确掘到了,但作为导演协会会长的尔冬升大概是不愿意『捞偏』^_^,想做点正经的电影吧。他不坚持,还有谁能坚持呢?
  
  尔冬升同学,放心啦,坚持就会有回报,许多年后,人们不会记得某部电影卖了多少票房,不会记得那些自以为聪明得会赚钱的电影导演,人们会向那些倾注了热情与诚意的电影致敬。
  
  这部电影情节紧凑(应该是剪辑的好,岑建勋担任剪辑顾问),剧情跌宕起伏,几乎每一秒钟都在揭露人性之复杂,除了范冰冰这个角色有点突然也有点交代不清,其它的那些真是入木三分,非常具备代表性,也刻画的非常成功,能够驾驭这么多人物,并且让人物在事件中,循着自己的性格发展和死去,特别需要导演功力。时代若此,我觉得能弄成这样已经堪称大师了。
  
  电影讲述了偷渡到日本的移民们讨生活的过程中发生的恩怨情仇,尔冬升也喜欢倒序和插叙的方式讲述故事,但他每次都能做得比较得体恰当,自自然然,不像有些导演故弄玄虚,弄到最后真的是令人费解,为了形式而损害了内容。尔冬升的上一部电影《旺角黑夜》也用了类似的结构,是一部很不错的电影,电影快要结尾时,插叙了十几岁的秀秀和铁头在田野上的对话,忽然从彩色的打打杀杀的一片血雨腥风转到黑白的两小无猜的青梅竹马,这种冲突实在太残忍--然而这不正是电影的魅力所在吗?
  
  他的这两部电影中,都透露出一点点宿命论的色彩,这一部的主题更为宏大,有人认为虎头蛇尾,我不以为然,细心的观众会记得,在新宿街头大屏幕液晶电视上播出的访谈节目,有几十秒钟的电视节目对白:
  
  『一些背井离乡的人,起初因为某种安全感或者诉求而聚在一起,形成一种势力,互相帮助,过上温饱的生活之后,逐渐发展壮大,势力就会逐渐演变成为权力,而权力会改变人性,自古皆然。』
  
  这大抵可以作为本部电影的灵魂,其中的一个个血肉之躯莫不如此,从山口组的头头、幕后的政客,到街边摆摊当胆小如鼠的阿杰,在权力的腐化之下,个个变得面目全非,失去了原来的心境,古人云:身怀利器,杀心自起,自古真正驾驭权力的高手,都是身怀利器仍能不起杀心者,像成龙饰演的角色铁头,有一颗雄心,做成一番事业之后懂得及时收手,去实现自己的理想--他的理想看上去有点搞笑,就是开着东方红拖拉机耕地种田,不管是出自本心还是真有驾驭权力的智慧,他获得了短暂的幸福--和丽丽(范冰冰)在一起的那些日子,他尽享欢乐平凡的生活。如果不是为朋友意气所累,他完全可以拥有幸福的人生。
  无论黑社会还是白社会,都需要可以驾驭权力者,这样才可相安无事,共享太平--这也是山口组幕后的老头儿内心所期望的吧。
  
  尔冬升的电影中的人物塑造都比较成功,他应该是深明人性复杂的导演,所以懂得紧扣人物性格特征但却又从不把人物标签化脸谱化(《英雄》和《十面埋伏》这样的大烂片最喜欢脸谱化,所以看起来味同嚼蜡,做作的要命),善于从许多小细节上从不同的角度给人物真正的血肉和灵魂,就以铁头为例,小时候他就知道,人的本性的追求是温饱而已,看到别人的东西,就产生了欲望,他也深知,秀秀出去后就不会再回来了,后来他偷渡到了新宿,坚持做正当的工作,爱情破灭后便果决的去『捞偏』,无论好事坏事,都做的井井有条,仰不愧于天,俯不怍于人,这是他的优点也是他的悲剧,以至于临死前他对警长说的最后一句话是:谁不欠谁了~~
  
  虽然是电影,但是人物做的都是人间事,说的都是正常的人话。不像某些不伦不类的电影,让人物大夏天的穿着厚衣服,长发飘飘的在沙子上画大字,说一些诸如:『你心里只有天下』这样愚蠢到家的猪头对白---你要是个文艺片也就算了,文艺片本就是以不说人话著称的,你明明说要导商业片,是个历史剧,却不让人说人话,不办人事儿。。。。原谅我看到不错的电影时总会对某些烂片耿耿于怀。
  
  这部电影再次体现了一个男人永不后悔的深沉的一生之恋,爱情幻灭后专注于事业时所爆发出的惊人力量,也着力的去表现爱的宽容和伟大,虽为山口组组长也愿意娶曾为妓女的秀秀为妻,并愿意接受她的中国老乡,像所有宿命论者的看法一样:有些人生来就是领袖而有些人生来就是土鳖,领袖始终都会是领袖,死的也像是领袖;土鳖生来就是土鳖,死的连土鳖都不如(甚至不能有个正面镜头,哈哈^_^)
  
  这部电影细节丰富,刻画人物入木三分,华彩段落不胜枚举,节奏尤其紧凑,完全符合希区柯克同志的优秀电影标准--宁可忍尿也要一气儿看完它。
  尤其是电影里的两次斩手,期间间隔不到十分钟,以手还手,报应不爽,这种善恶有报且立刻报的感觉,真是过瘾!但是太过血腥女人和小孩儿,请在这两处闭上眼睛~~
  
  我是从电影的小细节上判断导演是否用心,是否拿出了诚意,比如在铁头终于成立了公司,准备做正经营生,开张的那一天,你可以在荧幕的一角看到他的办公室的墙上,贴着日本企管业的经典5S之 整理、整顿^_^.
  
  
  陶杰曾经在电台节目里半开玩笑的说:中国人,是受了诅咒的民族,每当局势想要有起色时,就会有一些偶然的事件,戏剧性的令历史再次开倒车,而事实又绝非偶然发生,乃是小农DNA在作怪。
  
  在这部电影里,我们再次具体而微的看到了这个可怕的诅咒在一个小小的歌舞伎町完整的上演,中国人,无论来自HK、台南还是内地乡下,都摆脱不了陶杰所谓的小农DNA,而能够摆脱掉的人,最终都难逃悲剧的命运,靠,这算什么世道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