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作为现实的一部分,无论网民还是政府部门,都不应该另眼相待。网民不应该视之为世外桃源,可以无法无天;政府部门则不能因为出现“网络暴力”而专门立法,专项治理,更不应草率地施以行政手段,而忘了现行法律的执行;道德家则不必大呼小叫,把互联网当作一个陌生的妖怪。"

长平的在法律观念中去掉网络的虚幻性

我赞同。或许这也是我为什么不喜那些漫骂者制造出污水浊潭。言论的自由的确应该申取并积极运用,但不代表走向滥用话语权的又一极端。

是“权力”这种东西容易让人兴奋?是责任这个事物不容易被人记得?

还是我们会计最好,“权责发生制”。^_^

想起昨天搬文时看到的这个:“在任何媒体上发表种族仇视的文章,不管是在博客、电子邮件、平面媒体、电视、广播上,还是你放在人家车上一张小纸片,在新加坡都算是犯罪,即使在许多其它国家,如英国,也是一样。有些事情要记牢,不管你是不是博客。”

That's realit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