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1年5月27日晚,在李宗盛之后,主角罗大佑终于在全场的欢呼声中出场了。可演唱会的音效依旧很破,他的歌声就像一个挣扎着的溺水者,在伴奏的巨大声浪里一会儿浮出来,一会儿沉下去。
工体看台上,我一首接一首地唱着他的歌,比台上的罗大佑唱得还多,比他词背得还熟。那两年,每次听他的演唱会,都会是我表演欲的一次大爆发,在全场卡拉OK的气氛中,我把嘴张成最大的O型,像K过药一样地摇摆。
那次,和我搭帮去看演唱会的人很多,认识的,不认识的,演唱会结束,这群人一拐弯儿就进了邻近的三里屯南街,在一家叫做“苏西亚”的酒吧继续宣泄剩余的亢奋,罗大佑的歌成了陌生人熟悉起来的理由。那天晚上,这群人赢得了与李亚鹏瞿颖等人罗氏歌曲大比拼的胜利,而这群人中的很多人后来都成了我的朋友。

2001年冬天的某一天,我匆匆赶到安定门邮局楼上的一家餐厅,赴一个老六张罗的饭局。我到的时候,包间里坐满了人,桌子上的盘子和酒瓶却已有一半是空的了。老六,老鬼,还有一些看着眼熟的人,大家的脸都红扑扑的,映衬着坐在正座上的一位大美女——宫主,那是我第一次见到宫主。
我对大美女的想入非非在刚刚开始的时候就被打断了,一个一身酒气的家伙不知从什么地方钻出来一下子抱住了我,就像我俩是久别重逢的朋友。有点眼熟,我一时想不起在哪里见过这个头发挺长,兴高采烈的家伙。
“还记得527么?罗大佑,我和史航一起去的”“哦!想起来了。”出于礼貌,我恍然大悟着,脑子里却还在紧张地搜索。终于他的面孔在苏西亚的某个角落里浮现了出来:挨着伯德,很安静,不大言语。
“你那天很棒。”他冲我伸出了大拇指。“我叫李梦”他补充道,手还一直抓着我的肩膀。
“这就是著名的天狗——天狗行空”,是老六的声音。
这是我印象中和天狗最早的两次接触,第一次,我只顾自己在“罗大佑”里HIGH,完全忽略了他的存在,而第二次他的有力的拥抱让我一下子变得手足无措起来,事实上,在后来的一段时间里天狗对我表示出来的强烈好感曾让我颇不适应,那时,我正在一家国营单位做着办公室的工作,对于陌生人或者熟悉的陌生人,更习惯的是距离和防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