终于病了。终于不用每天睁开眼就陷入选题毫无节制的恐慌紧张中,终于不用谋杀过多的脑细胞去梳理那些毫无头绪的事情。

    
   试图调动所有的言语去描述这场如期而至的小病,却发现所有的努力都是虚枉。就像这一年如同注入鸡血一样,亢奋,却毫无内容。过度的消耗越来越让人疲惫,上午睡,下午睡,晚上吃了饭还想睡,和不断增长的体重一样,万劫不复。

  
   力量的消耗,或者是目标的反作用力,或者是内力减的相互抵消,力量从来没有少,只是缺乏操控。这是个失控的年纪,未来的多种可能性越来越演变为理论,面前摆着的,只有一条路,走到黑。

 
   缺乏回旋余地,是这个年纪最大的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