数目字管理:黄仁宇的伪命题
http://weizhoushiwang.blogbus.com/logs/22472337.html

呃,还是很惊喜的……有下了功夫去研究,用对方的思考方法去批对方的破绽
黄仁宇本身反思做的很好,立论出发点也独立而完全不受传统束缚,言之有物而深入具体
但是系统化的不能说好,是一大片原生的郁郁葱葱的原始森林,而并不是井井有条随取随用的木材厂
我是想写点字去赞的,但是不知为何最后还是变成批了……笑
我是对那个的结尾不满拉,“现代文明物化个体价值”这种滥觞我已经写到要吐看到要吐了,您研究经济的就别插一杠子了OTL

====================以下为我的留言====================
很有意思,朱元璋按照黄仁宇的理论,正是开朝数字化管理做的最好的的第一代,然后朱元璋杀起官来就跟大清洗如出一辙。
不过我觉得标准化和量化只要不侵入到不适合的领域里去,其绝对正确性是毋庸置疑的,说白了就是“实事求是”四字,你用这种东西去评价“幸福”“正义”这种玩意自然是大错特错,但是用来搞经济就是唯一正确的选择。
精神领域的幸福是私人的,是无法统一评鉴和工业化制造的,去评价这种体制更能制造精神满足还是那种体制更能制造精神满足,这种做法本身就是无意义的,标准和量化自然无法让没一个人幸福,但其他任何东西也同样都不能,精神领域的东西还是在精神领域去解决,现实世界的法则别乱侵入指手画脚,但精神领域的东西也少些跑出外头去丢丑现脸的为好。“被量化的苦闷”和“大屠杀的恐怖”完全是两回事,前者天人合一的古中国哲学绝对解救不了,只是你被困在此岸的时候会觉得彼岸会很美好而已,只要信息化技术发达到今天这种程度,每个人都命中注定会觉得被物化觉得自己渺小,这绝对不是什么思想观的原罪,就是一个技术改变生活感触的例子。而大屠杀的根源还是意识形态狂热而绝对不是效率太高的执行机器,后者只是提供了便利而已。二战中的美国也有高效率的国家机器,也对留美日本人产生了种族仇恨,但是为什么屠杀没有发生?为什么战后作为战胜国还能向他们缴还罚没财产?
这篇博,开头看来还是很惊喜的,但是到了结尾,用个不太客气的词说,变神棍了,总而言之支持“在黄仁宇的层面否定黄仁宇”的手法,不要跳去别的话题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