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在睡梦中接到一个客户的电话,要求我带她们到工厂看下。她们就再我家附近一家超市 我说:好的2分钟我就到。。。漱口,洗脸,跑楼梯,发动车子。 事实上5分钟内她们已经坐在我的车子上了。

我们的工厂在郊区一个连门牌也没有地方,在公路边,可以看到一个红色底黄色字的招牌 “以利达家私”只是经过最近几次台风暴雨和风吹日晒有点 褪色而显得有些苍凉,连续好几次我不停的带着客户 说这个是什么什么木头 你看我们的工艺 以及曾经我们给某某做或者某某饭店做过总统套房等,工厂里有20多个工人我要每个月给他们工资,所以我得尽量做下每一个单子来维持这个小小工厂的运转。也许今后几年我都会在这里。

记得20多年前,我的父亲曾经也再这个地方办过工厂,那时候这里旁边都是田和菜地 ,以及有一条已经不见的河流,我会在工厂的后院空地上种 丝瓜 红娘  还有在小河里钓鱼 抓螃蟹。某天我趴在墙头向外看的时候,看到一条 花纹的很长的蛇从田里的小沟渠游过。

时过境迁 我父亲的事业也跌宕起伏 而如今我要自己去接手这些,记得在今年年初的时候我和杜克他们背着包游走在寒冷的西北,出现某一个不知名的小村庄,我们会在地图上找一个有趣的地名 然后设法到达那里。当我在黄河边上抽着烟的时刻我绝对不想到过了半年会在出生不到1公里的地方开始做起了家具。

image

妹妹父亲我

image

父亲在我还没有出生的时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