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间一晃而过,忙碌不堪的日子,又有两个多星期没有去老钱那了,今日上午得空就去打一转吧。
冬雨飘摇,曙光西路的菜市依然熙熙攘攘,拎了一瓶土茅台去老钱家,这是前面在小南路老张的老酒行里淘的。刚到门口,就看见老钱,见我来,老钱很兴奋:你今天来得正好!又有进展了

  时间一晃而过,忙碌不堪的日子,又有两个多星期没有去老钱那了,今日上午得空就去打一转吧。
  冬雨飘摇,曙光西路的菜市依然熙熙攘攘,拎了一瓶土茅台去老钱家,这是前面在小南路老张的老酒行里淘的。刚到门口,就看见老钱,见我来,老钱很兴奋:你今天来得正好!又有进展了。
  上得楼来,看到一个大圆木圈,正是琴身,刚拼好,接口细密,严丝合缝,手工很精致。正是“没有金刚钻,不揽瓷器活”,这老钱,真了不得,这是一辈子手艺活练就的真本事,内心由衷赞叹。在大工业时代里,这样的手工艺人正在城市里逐渐消失,大家都在追求那种流水线批量生产的东西,就连乐器这样的东西都是如此,看着琴行里那一把把劣质无比的垃圾吉他我就感到无奈。大家都在用那么烂的东西,音准都难以保证,也难怪我们很难出得了好的演奏家和音乐作品。
  做好琴身就准备可以上面板了,我说琴身可能大了,两位师傅坚持说不大,只好由他们去了。过几天再来看他们上面板。

image
image
imag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