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些日子,母亲第一次来杭州,同行的还有二哥和三岁的侄女。二哥是老师,1997年的时候,他曾送我来杭州读大学,因为要赶回去上课,把我送到学校,就急匆匆地回去了。大前年,他们学校组织到江浙沪游玩,来杭州呆过两天,不巧的是,我正在外面出差。
实在惭愧,工作五年了,连房子也买不起,我住的这个地方,是1995年建造的房子,一平方8000多元。像我这样从不节约的人,一年到头,口袋里也没剩几个钱,所以只能做房客。在旁边的旅馆开了一房间,母亲和侄女住我这,我和二哥住旅馆。二哥依然充满激情。第二天,陪他们去灵隐寺。母亲是观音菩萨的信徒。一进寺里,就寻找观音娘娘,还拉着侄女虔诚地跪拜。下午的时候,把他们放在断桥处,回报社了,傍晚的时候再去接他们。让我欣慰的是,母亲的身体不错。绕西湖走了一圈,还不累。在青芝坞吃晚饭,谁知点的一个特色菜番茄鱼不符她的胃口。她喜欢吃辣的,宁愿去大排挡。母亲操劳了一辈子,胃不好。记得小时候,老看见她吃中药,但她做起事来依然不含糊。我知道这是她的忍耐在起作用。又陪他们去了上海一趟,登东方明珠,看外滩夜景。晚上回到杭州时,已快12点了。
周日,因为单位组织去武夷山玩,他们就自己在杭州玩了一天,第二天回家。我在武夷山的时候,二哥来电说,衡阳洪水冲坏了铁路,晚了两个小时才到衡山。
惭愧的是,他们来的那几天,恰是我最忙的时候,没能好好陪他们。下次补过了。
我那么爱我的亲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