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谋子借奥运给他拍过的电影搞了个retrospective,这当然是大导演应当应分的事。幸运的是,他拍的片子也许还不够多,或者说幸运的是《秋菊打官司》也许不大适合在开幕式搬演,所以后来我们还能找到一点成本可能稍低也更可看的东西。郎朗和小孩玩钢琴本身效果不太理想,但那脖子有点细的和平鸽我还是挺喜欢的。后边的武术表演也不错,辛苦人民子弟兵了(入场式的时候那些做人墙的ppmm们也很辛苦的,只是镜头给少了)。


就还剩了那么点可看的段落而言,老谋子还是比我想象的好一些。这打炮戏国际反响良好,就算成功了,事实上又怎么可能不一炮而红呢。


用脚踩出来的画儿是有趣的,大家都用一种别致的方式为奥运增光添彩。之前勾勒线条的那点现代舞也还行,可惜背景太恶心了些。滚动的长卷像极了小商品城里卖的俗艳纪念品——想来是这个时代的口味,其实一直不喜欢所谓时代之类大而化之的说法,但看到同样的东西遍地开花,我的立场也渐渐不那么坚定,新红楼剧组的服装不也是从小商品市场来的吗?凡是认为中国元素而“演绎”的多半一塌糊涂,而且比其影片原型更甚。不“演绎”的或者没有中国元素的地方,还是可以的,某些甚至可以说是漂亮。


不过既是中国元素又很漂亮的也是有的(同理,既不是中国元素又不怎么样的也有,比如球上那两位哼的不知道什么歌),有个跳绸子舞的mm我就尤其喜欢。《长生殿·弹词》里李龟年的词儿:“传集了梨园部,教坊班,向翠盘中高簇拥个美貌如花杨玉环”(接下去的六转咱们当然是不能再唱),给这mm跑龙套的比起教坊梨园的编制估计只多不少。

 image


花痴地贴个图,哈哈,下面就跟老谋子没关系了。

入场式一如既往是好看的,大家真正的开心和活力都比烟花更灿烂地绽放着,何况这一次还有那么多ppmm蹦蹦跳跳。只可惜我还是睡着了,冰箱里那瓶Westmalle都没用上——本来是只想冰个十分钟的,这跟青岛普京可不一样。

刘淇同志跟罗格同志的领带却偏偏是一样的(普京跟Hoegaarden也不能算一回事啊……),这要是在别的场合就得算外交事故,这回倒是不好说。One World,One Dream嘛,虽然咱们也看到主席台上别种样式的领带了。

李宁同志真是发福了,想当年骑个小破车去学五排队打饭的时候可还精神得多。被这么吊着遛半天也真是不容易(这话只是描述,没有骂人的意思啊——我还是很支持他的)。虽然强调过程的结果就是结果没被突出,不过该着的着了就行了,怎么着的过几天不都还是得灭掉。

ps. 有谁知道那几个京剧木偶演的是什么戏吗?我只注意到一个红脸一个黄脸,莫非是“红脸的关公战长沙;黄脸的典韦,白脸的曹操,黑脸的张飞叫喳喳”?秦二爷传说里是黄脸,他跟关二爷倒也能凑一对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