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月

雨水过后,树叶金黄
仙人掌冒出绿芽
刺激软弱的人
黑色的植物被众人杀死
他们端走了黑屋子
他们又端走了破房子
空白的感觉美好
风已经更频繁地冲过我的额头
我就跳进海里
假装很多事情都没有参与

腐烂

其实我不敢想象一种替换术
比如,一棵缓慢朽去的树干
比如,一只被鞋底碾过的甲虫
比如,一头饿极了的衰老的狮子
他们穿过我的身体
稍纵即逝

我始终是个逃亡者
掌控的咒语
更多指向世界的反面
当活着的肉体腐烂散发出恶臭
走在弦上的人又瘦了一圈
久学不成的替换术
愈加显得拙劣

当夏季的雨水再次冲刷过来
你安慰不了
怀抱稻草,绝望的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