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o.5

当我离开城市,向农村走去,经过漫长的城乡结合带,美好的事物依次向我展开,
姑娘和橘子树平分了秋色,溪水流过稻田就酿成了酒,
很多年前,很多人从城市来到这里,他们戒掉化学,重新成为生物的一部分,
现在他们是山上的飞鸟,是雨后树林里的蘑菇,是我一直寻找的偏方。

我要怎样歌颂你,才能不那么矫情,用我发白的舌苔,还是放在哪一个地方都会便秘的屁眼?
你知道不论我怎么穿过城墙,怎么穿越互联网,我都是被农村包围的逃犯,
小芳、惠美子、Lucy,在农村遇到的每一位姑娘,她们早已和城里的情郎,在视频里聊到了高潮。

当我把感冒当做生命的大限,我的青春在这里呼啸而过,
纵横的田野一如交错的神经,让我拥有朝秦暮楚的情怀,热爱走路,更爱走神。
此去经年,我成功整容成一只毫无悬念的畜生,怀着破烂的学问,依旧没有打算向土地庙交差,
在其它更多的村落,唯有青菜与青云,才能俘虏我稀释的心。

我知道我们仍将是疼痛的主角,也仍将是欢乐的庸医,
操蛋的人们终究只是三长两短的流星,我们有数不胜数的精子穷追不舍,
而淫荡丰收了肥美的季节,它是进步的力量,是农村与城市之间的硬通货,
在草长莺飞的岸边,我们要抓住对方紧紧不放,和地球一起滚向深渊。
再见吧,农业的股东们,命运的地主们,今晚的月亮是多好的点心!

2011-12-31 新世纪大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