说来也有好久没更新日志了,看着歪酷的最新消息,显示的还是:小戳给你留言了。
这种感觉,恰好是几米笔下的清冷。……在圣诞节后的早晨,独自坐在公园的长椅上,买了一份报纸的早餐。yesterday came suddenly。唔,此时没有这般寂寥。题目的来源就是余光中写道的,所谓蜜月,并非不月蚀。用这句话来形容最近的生活再好不过了。这也可以形容,这整个一年的生活。
整个一年。什么别的也没有,整个是在育明度过的。说这里是监狱,有时感觉真的不为过。但是个快乐的监狱。
今天和月出去买贺卡和一些过年能送的礼物。对于最喜欢文具店的我来说……现在的东西比起以前有太大的差距。
想起黑师礁那儿没拆的时候,想起学校还在那儿的时候。想起没事和P和XN在二楼转转的时候。想起过生日的时候人人递上一个顶呱呱的时候。想起电校学生路过时会仔细看一眼我的校服的时候。呼,好遥好远。现在这些都变成了一个冬天的冷,怕冷,怕冷,怕冷。在百度申请了一个号,住在南太基。“只是那些企鹅都不怕冷,不像这一只啊这么怕冷。”
看了一些贺卡。开始遗憾以前没有储存一些贺卡在家里了。一年一年慢慢的送。最后挑了几张,寻思着要答谢别人的。其实这年还有人送贺卡,实在是很守旧的人了。不过我个人也有些古板。贺卡这东西,虽然环境保护上有坏影响,但这毕竟是一个实体的东西。如果有人还记着我的话,那再好不过~
有时候也有人发短信或者来电话,问我最近怎么样。一夜没开机的手机,没告诉过几个人的号码,一打开却有很多条短信涌进来,一下子说不出是什么滋味,就是想谢谢,说我现在过得很好。无论是在哪儿,都是一样的,蜜月。
一些话,在月的空间留言里说过了,于是现在这里也渐渐变得干涸。
本来眼看到了年末,想把对你们每个人的感谢都说出来。但是到了这里,却不知道如何说出。于是只好一并感谢了。
不知道没有你们的话,如今的生活是什么样子。……我相信,你们会一直留在我身边。这很够了。
现在的生活也应该是我理想中的吧,我想。尤记得第二次下雪的时候,很没有情调的我也投入到了寒冷的欢乐中。……这些在日记上都写过啦。我们就在昏黄灯光下平坦的操场上走着,地上的雪块像一只一只的小白鸭,踩过时会在脚下轻轻叫一声。
就在这样的夜色中。我们对着这一片晴朗的夜色欢呼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