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我、关于世界,关于我与世界,
这些虚虚实实的概念,真真假假的干系,
止步于我粗陋紊乱的脑细胞,成文于10个短章,
这大约是我前三十年的分割线。
语言当然是神马,姿态也是浮云,
但我是废了,疲于想象,弱于感知,
定义与阐释成为我越不过去的坎。
立此存照:三十未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