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mage

2005和2006,都收到过圣诞老人从圣诞村寄来的明信片。

image

2005年的明信片上,可以很清楚地看到Santa头像的邮戳。

image

还有圣诞老人的“签名”。

image

2006年的邮戳,Santa的头像不是很清楚。

image

今年不再有签名,但是圣诞老人召唤我去看望他。怕我迷路,所以给我地图。可这能叫地图吗?不管用啊它。

image

24号中午,突然一下子被击中,头痛欲裂,眼眶也开始疼,让我不忽视它的存在。于是赶紧躺下睡觉。裹紧了被子毯子还是冷得发抖,抖完了又开始抽抽。抽得无法无天,天昏地暗,暗无天日,日月无光。

睡到6点多醒来,第一感觉是想喝粥,想喝热腾腾的白粥或者八宝粥。每次生病卧床我都只有这一个要求而已,但是,天可怜见的,天下之大,竟然没有一家店有外卖卖粥的。永和大王?我不知道电话啊。打114?我不知道离我最近的永和大王在哪条路上。永和有粥吗?我不要油条豆浆,我只要粥,热腾腾的白粥或者八宝粥。早知道当初应该记一个请临时钟点保姆的电话,现在到哪里找去啊。但是我病得昏沉沉的,找临时钟点保姆怕也不安全吧。我想我应该去参加创智赢家,如果我有100万,我就开个粥粥外卖店,温暖这城中每一个病人的胃。

就这样心理活动了一会儿,起床,想动一动。一动,真的天崩地裂了。头像被斧子横劈一刀,促不及防。我捧着头蹲下来,眼眶和太阳穴痛得简直不像我身体的一部分。没有办法了,我只能又爬到床上,默默地躺好,默默地裹好被子,默默地遥控电视,想用声音引开注意力。又想起必要的工作没有准备好,于是,默默地爬起来,默默地蹭到柜子旁边,默默地找出就医记录和医保卡,默默地找到钱包,默默地把手机充电器插上,再把这些东西另加一瓶矿泉水,默默地放到床边,确保一伸手就能拿到,然后,默默地,继续睡,继续抽抽。

25号早上阳光普照,然而我很高兴地一蹦而起时,却发现头仍然刺痛,太阳穴依然胀痛,想呕吐,头也开始发烫,因为知道自己平时体温就偏低,所以不用烧到39度,事情就已经大条了,然而我此时仍然无力去医院。粥啊,我想喝粥,热腾腾的白粥或者八宝粥!没有粥喝的我,没有力气动弹的我,只能继续躺下。上次感冒开的药还没吃完,但都是些巨贵的,很少听说的药,所以,我自己也搞不懂这次能吃什么不能吃什么。粥,我想喝粥,热腾腾的白粥或者八宝粥!但是我没忘记打电话请假,拿起放在我床边的,昨天就开始充电的,一伸手就能拿到的,无断电隐患的手机,打电话请假。

但是梦没有停止做。梦见从不骂我的老爸训我读书不用功,没考100分,可这平时是我老妈的工作;梦见自己离家出走;梦见住进仔仔家,很幸福很快乐。粥啊,热腾腾的白粥或者八宝粥!要是我有机器人就好了,一个帮我熬粥,一个替我去挣钱。粥啊,热腾腾的白粥或者八宝粥!

我这两天就是没喝到粥。我的圣诞夜和圣诞节就在不停的头痛与睡眠中默默地度过了。Santa啊……

image

一定会有好事者留言说我需要男人照顾,如何如何。

但我很清楚自己不需要,就为了每年冬天一定会有的一场重感冒而找一个男人,未免太可笑了点。病到不能动弹,顶多不超过3天,剩余的362天也不知道是谁服侍谁,谁看谁的脸色。真是不如分手,各自养狗。

我不像一些男性好事者那样,一定要有女人照顾自己陪伴自己,否则自己男性的脆弱心灵就要破碎了,寂寞得天都要塌了。这种男人最好离我远点,我嘴上不说,心里却是极其鄙视的。

那为何要写这篇blog?

问得好。

因为我越来越健忘,所以要记下来,以后写作时才有得参考。